主页
设定集(大量剧透)
正文列表
留言板
关于作者

相关链接
szhshp的第三边境研究所

小说《人造人间》

第二十一章 军队

其实,我真的很想说,照片中那个孩子站在我面前。 ——Kural C.


EP 0-6-1

早上五时,气候异常寒冷,太阳还未升起,军队第一指挥部还被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

  指挥部一楼,某个房间内,巨大的培养基中液体散发着淡蓝色光。培养基中,一个人形物体正在心脏跳动着。

  及其微弱的光依然照亮了房间中数个角落,房间的门突然打开一条缝,一个黑影探出了头。他谨慎地走进房间关上门,观察着培养基中的生物。光芒之下,可以浅浅看出这个人的表情——他龇着牙——似乎对眼前见到的这一切感到憎恨。

  他熟练地在培养基一旁机械上按下几个按钮,培养基内液体被逐渐排光,里头人形物体身上残留的液体还在不停滴落,随后这位男子拿出一把短刀,对着培养基玻璃轻轻地划出一个圆形,然后把玻璃碎片拿了下来。

他从口袋中拿出一支注射筒状器物,然后伸入培养基中,对着培养基里的人形物体做了一些注射操作。

待所有的操作完成后,他将手伸出,然后拿起那块刚才划下的玻璃,重新放置在缺口处。他伸出食指,手指上黄色光芒慢慢聚集着,他开始在玻璃破碎的轨迹上用手指轻按。可以看到,在他手指间黄色光芒划过的地方,破碎的玻璃重新连接并变成原来的状态。

  在他用手接起最后一个裂缝时,尖锐的玻璃在他手上划出一小道伤痕,他低声怒骂一声,继续将剩下的裂缝连接上,并在刚才机械上按下按钮,培养基里重新注入了液体。

  太阳慢慢升起,周围的光线变得明亮起来,还不够清晰的光线下,微微能够看出这个人有着细长的眉毛。见自己的行动耗时太久,他的眼神表现出有些着急。突然,门外传来了一个人的脚步声,他只得赶紧整理一下周围的物件,让培养基里重新灌满液体,然后打开窗户跳了出去。在他跃出房间之后,将窗户关起,然后同样伸出手指,黄光透过窗户的玻璃,将窗户从里面锁上,刚才的一切操作就如同完全没有发生一般。

  房门又一次被打开,一位非常年轻的军官走了进来,他伸了个懒腰,看了看培养基中的人形物体,露出了满意的微笑。这位军官穿深红色的军装,可见职位不低。

  窗外蓝衣男子看着培养基和房间里的人,他手中依然握着那支注射筒,刚才他私下对培养基里的生物注射了某种药剂。初升的太阳下,注射筒的标签上的字符异常清晰——α-Gene

  军官对着机械按下几个键,将试管中的溶液放入机器中,然后合上培养基的盖子,开始注入不同颜色的液体。咯咯咯……一阵敲门声打破了寂静,在军官的允许下,一位身穿深蓝色军装的青年男子走了进来,这位男子年龄似乎比军官大很多。

  “长官,这是司令部发来的3MK工程认可证书……”


EP 8-5

  进入军队已经很多天了,克利亚没有接到什么大任务,只是帮司令部整理一些文件而已。也许是职位比较高,没有什么需要做的活。克利亚一直疑惑着,为什么军队会如此信任他?

  “军队需要的是那种能力吗?”

  克利亚走到司令部门口,轻轻地敲了几下门。待里面人回复后,克利亚推开门走了进去。

  这是克利亚进入军队后第一次与库拉尔见面,库拉尔坐在他的办公桌前,桌子上的玻璃已经换成了新的,并且那张照片还放在原来的位置。

  克利亚站在库拉尔面前,将左手放在心脏前,像所有士兵那样虚伪地说:“为 洛'阿斯塔 效忠。”

  库拉尔露出难得的微笑,问眼前面无表情的克利亚道:“少将,有什么要事?”

  克利亚看着地面,对库拉尔太过虚伪的疑问感到些许不快。

  “我们是不是该谈谈我进入军队的代价了……”

  库拉尔发出一声浅笑,站立起背对克利亚看着窗外说:“你是说普诺斯的问题?”

  “我的要求是把军队关押的普诺斯人员放走。”

  库拉尔转过身,表现出一脸的困惑:“军队关押的普诺斯队员已经安全释放了。”

  “不,还有一个人。”克利亚坚定地告诉库拉尔,“被你们军队第七队尤瑟抓走的黛娜。”

  “第七队……好吧,我命令组织立刻放人。”

  为了继续维持住克利亚的忠诚,库拉尔选择了释放黛娜,他伸出手上那个饰物,蓝色光芒组成了一个光膜,同时屏幕上的人也像克利亚刚才那样,道出一句虚伪的效忠之言。

  “命令第七组尤瑟,立刻释放他所关押的普诺斯人员。”

  看着屏幕上身穿深蓝色军服的军官,克利亚立刻认出他就是中尉桑尼,或者说是属下桑尼。

  “好吧,我马上派人告诉他…事情进展得怎么样了?”说完,桑尼从屏幕中朝克利亚望去,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露出了微笑,“能够在空闲时间来你那儿,看来还不错。”

  克利亚可以明显察觉到桑尼说的是自己,但是他没有过多在意桑尼的话语。克利亚见他们——两个职位差距之大——交流起来完全没有隔阂,也许这两人就是亲戚或者兄弟啥的。如果他们是亲戚,那么库拉尔的全名应该是……库拉尔·克兹费尔。

  “呵,你这家伙还不错嘛,我马上叫人传达命令。”言罢,桑尼和屏幕从空中消失了。


  “普诺斯的人员还真是混杂,还有好多前任军官。”库拉尔看了一眼克利亚,“但是,作为交换,军队承诺解除你与普诺斯的一切关系,并且保证不再进攻普诺斯,今后我们仅作防御措施。”

  克利亚微点点头,对库拉尔的言语表示认可,口中默道:“没错,她父亲也是前任军队人员,不过我要保证她的安危…”

  库拉尔有些疑惑地问道:“她的…父亲?难道是…依拉法?”

  “没错,黛娜·依拉法。”

  库拉尔的眼神突然变得严肃,他强制挤出一点微笑面对克利亚说道:“我保证释放她就是了。”

  克利亚看出了库拉尔眼神的变化,但见到库拉尔之前的行为,还是放下了这颗心,于是他向库拉尔告别准备离开,这时候库拉尔叫住了他。

  “恩,明天下午两点到我这儿来一下吧,我告诉你一些你还不知道的事实。”


EP 8-6

  房间内,镜子散发出不正常的光芒,然后一个人从镜子走了出来。对于他来说,如此之远的两个军队指挥部,仅有一步之遥。尤瑟刚准备坐下歇息一会,却听见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该死的!”尤瑟打开门,一位士兵站在他们口。

  这位士兵行了军礼后道:“长官,高层传达命令,要求释放所扣留的所有普诺斯人员。”

  尤瑟很轻微地怔了一下,然后龇牙盯着这名传达命令的士兵,高层突然下达释放命令,也就是军队已经盯上了他手中的“人质”。

  “同时副司令还说,如果您再次无法及时执行命令的话……”这位士兵还来不及停顿,尤瑟猛地往前迈一步,迅速地用短刀刺穿了这位士兵的身体。

  “吵死,一群废物!”

  尤瑟收回刀刃,完全不顾有人看到地把这位士兵尸体关在门外,然后走到镜子前。

  “废物司令把猎人的武器带走了。”尤瑟将手伸向镜子,一层黄色光芒包裹着镜子,镜子中出现的是另一名女性的身影,“不过猎人还有另一个武器。”

  尤瑟看着镜子中的黛娜,她的脸上露出了那样不协调的奸笑……


  下午二时,克利亚来到库拉尔办公室门口,他很轻松地推开了门,却发现办公室内空无一人。

  “长官?”克利亚轻声叫道。

  副司令说要告诉他一些他应该知道的事情,克利亚对副司令的话很是关注,这毕竟是军队帮助他重新认识自己的机会。克里亚走到办公桌处,看到那张照片被还原得很好放在原处。

  “伊塔的父亲,会和他一样地好斗吗?”克利亚对着照片上这个稀疏胡子的中年男子思考道,这个男子和库拉尔的络腮胡子简直天壤之别。

  就在克里亚准备细看照片上的人时,他背后突然冒出一道淡蓝色光,克里亚警觉地转过身面对这道光芒,光芒之上一层光膜屏幕上显示着一些字符。


Speech Password ?


  “密码…”克里亚疑惑到,这道光芒里藏的是库拉尔的东西吗?克里亚试着对着光膜说出几个文字,却见屏幕上一直出现“失败”的字符。

  屏幕重新回到了口音密码测试的画面,克里亚思考了一会儿,就在思考之时,他的手指尖浮现出一道黄色光芒,然后流入到这道蓝光中。突然,一声很轻微的撕裂声,之间眼前的屏幕猛然被黄色光芒切割成碎片,在光芒重新组建成屏幕的时候,“验证通过”的字样出现在屏幕上。

  克里亚惊讶地看着黄色光芒的这些能力,然后看看自己的双手,这种不同于常人的力量,令他心中五味俱陈。克里亚迷茫地盯着地面,这时,在刚才“验证通过”的地方出现了向下的楼梯。

  “这是……”克里亚迷迷糊糊地向楼梯下方走去。

  克利亚确定周围没有危险后好奇地向下走,大概走到地下室的时候,一个生锈的铁门挡住了去路。克利亚伸出手准备转动门把柄,却突然停了下来。

  “如果又是那个怪物……”

如果接下来见到的事物又是那样恐怖,克利亚感觉有些惧怕,他已经无法想象之前见到的东西了,双腿正在轻微地颤抖。他闭上双目,抓住门把手,然后猛地转动开。

门内强烈的光芒照射在有些阴暗的走廊里,克利亚抑制住自己的恐惧心理朝房间里看去,房间内只有一个更大的空培养基和众多机械,而所有的机械似乎都是为了衬托培养基而存在着。

  克利亚走向那些机器,数不清的按钮和数据令他无从下手,他向机器另一头望去,发现一个按钮和其他的比起来稍有不同,这个按钮在散发着黄色光芒。克利亚在这个按钮前,迷茫地思考着这些黄色光芒所代表的意义。

  “诺恩,到底是什么?”


  “被诺恩的命运引导来的你,果然能够走到这里……”

  库拉尔从光影中走出,显然他已经等待克利亚很久了,他望着空虚的培养基,走到克利亚面前。

  “诺恩是这个世界最原始的力量。”

  克利亚听见库拉尔的话,很执着地带一些疑问说道:“但是军队把他用到错误的地方了。”

  库拉尔浅笑一声,低下头默然道:“那是站在不同的立场上的不同看法而已。”

  克利亚对库拉尔的解释完全不接受,发出一声责备。库拉尔没有在乎克利亚的看法,而是走到机械面前,熟练地按下几个按钮。

  “作为一个曾经的3MK,你应该还不知道眼前的这个东西,虽然他和3MK培养基长得一模一样。”

  克利亚默认地站在原地,看着眼前培养基里的变化,只见在没有液体的培养基中灌满了黄色光芒,黄色光芒在不停地相互冲击,并发出更耀眼的亮光。

  “我就给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诺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