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设定集(大量剧透)
正文列表
留言板
关于作者

相关链接
szhshp的第三边境研究所

小说《人造人间》

第二十章 Distance≠0

  离别的时候,眼里总是有些多余的东西。——Crea C.


EP 8-4

早晨,军队第二指挥部。

   库拉尔军官在自己的办公室,整理着一些文件,他无奈地盯着身边被克利亚打碎的玻璃碎片,眼神中不是愤怒,而是对自己的责备。那张照片上的血迹已经被擦干,照片上那位蓝衣男子冰冷的眼神,在光影下展示着带着无比的憎恨。

   “一切,都会被宽恕的吧……”

  库拉尔拿起那份被克利亚弄得褶皱的文件,用巨大字体写出的文件标题“CR-X-”很是清晰。


实验进行到第80次成功获得最高诱发度,故决定对实验品0080注入源基因,并将其他实验品用于进一步随同训练,保证实验诱发稳定性。


  军官长叹一声,转过身慢步走向窗台。“一个易记的编号啊……”

  窗外的轻风吹拂着不远处山坡上的树枝,发出轻微的簌簌声,他眯上双眼,窗外的阳光照射到他的络腮胡子上。

  叮——,手表状饰物上传来一阵铃响,他伸出自己的手,淡蓝色光的接触之下,一层光膜出现在空中,上面浮现出一名士兵的身影。

  “长官,有位士兵请求进入指挥部。”门卫和长官对话道。


  这个人面对着大门,向两位门卫展示着他没有携带任何武器。

  “我按你说的离开了普诺斯,准备加入你们军队!”

  克利亚的言语中杂夹着无奈,不过这是他自己做的决定。门卫面前的光膜也显示出库拉尔的面貌,使得两人可以面对面进行交谈。

  “放他进来——”

  听见此话,门卫立刻将左手握拳放在心脏处,回应道:“是,长官!”

  门卫和克利亚之间的光膜立刻消失掉,另一名士兵打开了大门,招呼克利亚进入指挥部。

  “呵…昨天如此空荡,今天却有这么多人把守,看来你为了招我费了一番苦心啊。”克利亚右手不自觉地握起拳头,然后又缓慢地松开,“这已经不会是骗局了吧。”

  “我相信,我所作出的决定是正确的。”

  克利亚跑去自己的犹豫不决,迈出他的步伐,走向了指挥部二楼司令部。

EP 8-2

  “我要退出普诺斯!”

  房间内,在场的所有人都表现出无比惊讶的表情,泽尔瞪大双目,无法相信刚才听到的那句话。

  “你说……什么?”萨琳迷惑地看着克利亚,她的脸上第一次出现如此明显的惊讶。

  克利亚重复了一遍思考许久做出的决定,就像当时加入普诺斯一样郑重地告诉她:“我要退出普诺斯。”

  萨琳的表情立刻变得严肃起来,但却没有对克利亚的言语进行反驳。

  “为什么,都一起战斗这么久了……”几名普诺斯成员首先发出疑问,想了解到克利亚的原因。

  “到底怎么了,克利亚?”索德眉头微皱,希望能够得到答复。

  “原因,你们不会理解…”

  萨琳有些愤怒地盯着克利亚问道:“军队里的人和你说了什么?”

  克利亚没有回复她的话语,而是继续说着自己的各种借口:“黛娜确实需要营救,但是和军队对抗来救出她的目的很不明智。”

  泽尔迅速转过轮椅面对克利亚抢过他的话语道:“克利亚你小子到底搞什么!?害怕军队了吗?”泽尔手中用于战略计划的笔被他气愤的掷向地面,墨水喷洒开来。

  “我会用我自己的办法去救出她,并且不会对普诺斯造成任何损失。”克利亚转过身,准备向门外走去,“我已经不能为普诺斯继续工作了,所以——”

  “我该走了。”


  “你到底怎么回事——”猛然从房间另一头跃出一名普诺斯成员,抓起克利亚衣领质问道。克利亚一挥手,巨大的力度使这位普诺斯成员摔向一边。

  “克利亚——”泽尔的一句话使得克利亚停住脚步,“到底为什么会这样?”

  克利亚闭上双目,没有继续解释。这样的缘由,无法让普通人理解,因为他…不是一般人。

  “黛娜救过我。”克利亚回过头面对泽尔道,“但是我知道我没能——和普诺斯一起——把她救出来。”

  克利亚拿出他当年写着0080的胸牌,展示给在场所有人看:“因为我是军队的3MK,对于3MK来说……”克利亚皱起眉头,稍感痛苦地说,“某些多余的感情都会成为羁绊吧,就像我和黛娜一样。”

  在场所有人都表现出不同程度的惊讶,泽尔大张着嘴却感到语塞,看到自己的话居然会被克利亚这样引用,他责备着自己的错误,却无法改变克利亚的想法。

  “等等!”萨琳终于开口了,她从窗台走了过来,面对克利亚严肃地问:

  “是因为军队能够诱发你的那种力量吗?”

  听到这句话,周围普诺斯成员开始议论,其中那位曾和自己训练的淡黄色头发男子问道:“是不是军队对你做了什么……”

  克利亚低下头,感觉有些意外地看着地面,却无法改变自己的选择。他没有回答萨琳的问题说:

  “那么,就再见了……”


  话刚说完,坐在座位上的普诺斯成员突然全体行动起来,他们拿起自己的武器开始向克利亚攻去,克利亚也顺势抓紧武器准备迎击。在克利亚防住部分队员的攻击之时,他看到这些队员并没有全部冲向克利亚,而是越过他奔向门口。那位淡黄色头发男子对克利亚说道:

  “我们费尽心思阻止军方抓走你,现在你居然自愿加入军队!?”队员们全部举起武器准备死守门口,“如果要离开这儿,先击败我们所有人再说、”

  克利亚只得拿起自己的剑,一切的苦痛聚集在这把剑上,面对这些队员们,他带着残酷的无奈叹了一口气。然后毅然地拿起剑冲向了人群,所有的武器开始触碰,曾经的光影似乎从刀锋触碰的火星里不停地浮现出来。

  一名队员向克利亚刺出匕首,克利亚轻易挡下,淡黄色头发男子冲上前用双手巧妙地把持住了克利亚的武器,另一名队员也腾跃向前,挥舞起锤子向克利亚砸去,却见克利亚用手肘轻易地防住了。

  克利亚明显感觉到周围的普诺斯成员们没有使出全力,而是希望用他们的一点力量去挽留自己,他毫不犹豫地将剑一甩,将淡黄色头发男子摔到一旁,然后对着其他队员挥去。

  战斗之中,所有的武器都放满了速度,因为在他们之间,没有人想去伤害对方。这一切情感,都在他们的刀刃接触下消失了,所有普诺斯成员将克利亚围了起来,人群中克利亚无奈地将剑举起,他的身边开始出现黄色光芒,他将满溢着黄色光芒的剑向地面刺去,一股无法抵抗的力量从他身边向外发散开。

  这股力量将所有队员推向四周,但他们都只受到了很轻微的压抑伤害。

  “你们还要强留我干什么?”克利亚对着普诺斯队员们怒吼道,“拥有这种不正常的力量,我还有什么理由和普通人呆在一起?”

  克利亚拿起剑,转过身推开门。

  “那么,我真的走了……”

EP 8-4

军队第二指挥部。

  克利亚轻叹一声,来到了他所要到的指挥室门口。

  “终于——”克利亚站住脚,里面的人正准备迎接他,“可以让这一切都结束了”

  在他刚准备推开房门之前,房门突然打开,一名身穿深蓝色军装的长官走了出来,阳光射进走廊里,照亮了这位士官的胸牌和他右脸上的疤痕。

  “长官…”克利亚有些意外地看着和他擦肩而过的桑尼,却发现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桑尼没有停下脚步,只是首次露出亲切的眼神对克利亚道:“嗯,也许下次见面,你的职位就比我高了。”

  “等等!长官,我有些事情……”

  克利亚叫住准备继续往前走的桑尼,桑尼并没有回头,对背后的克利亚说道:

  “会告诉你的。”


  克利亚打开门,库拉尔正坐在他的椅子上朝这边看着。

  “如你所愿,我来到这儿了。”克利亚说道。

  库拉尔显露出欣慰的表情,他把桌上早已准备好的衣服和胸牌推给克利亚。

  “少将的职位,应该很适合你吧?”

  克利亚完全没有表现出应有的高兴,而是面对胸牌上被波浪线环绕的姓名呆滞地看着。

  “我只希望你能够为军队效力,而不是去做一些没有意义的反抗军队的活动。”

  克利亚抬起头,很直白地问库拉尔:“3MK工程到底是为了什么?”

  库拉尔侧过脸,似乎早就预料到他会有这样的问题。“为了加强军队的维护与管理,对基因进行各种修饰和改造,然后造福大众……”

  “造福大众?你们还有脸这样说?”克利亚愤怒地挥舞起手臂,指着工程的失败之处道,“难道不是为了制造那样的怪物吗?”

  库拉尔没有反驳,只是默默地闭上双目,他知道为了这个工程,自己欠下了很多,特别是从某个时候开始。

  “你知道有多少生命为了这个工程而牺牲了吗???”

  库拉尔叹气一声,无奈地面对克利亚说:“这是军队人员的职责。”

  “可是你了解那些因为不满足条件而被杀死的士兵的痛苦吗???”

  库拉尔猛地站起,想说什么又收了回去。

  “你迟早会了解这些东西存在的意义。”

  克利亚沉住气,了解自己的询问不会有结果于是提出另一个问题:“伊塔是谁?曾经的我又是谁?”

  库拉尔重新坐下,调整好他的情绪,开始向克利亚解释:“伊塔是我手下一个很优秀的士兵…而你,从今以后不再是3MK,而是从小接受训练在军队长大的高级士兵,并且……”

  提到3MK,库拉尔停下了话语,眼神迷离地看着克利亚。

  “你真的了解3MK的含义了吗?”

  克利亚转过头,用表情给库拉尔以肯定的回答,然后带着一些无奈说道:“为什么伊塔要和我战斗?为什么他会认识我?”

  库拉尔摇摇头道:“他强烈的好胜心…只是想战胜强大的人…而已……”

  克利亚完全没有听进库拉尔的解释,至少他没有发觉库拉尔短暂语塞的原因。

  “这些牵强的解释,还是无法掩盖我曾经是3MK的事实。”

  听到这句,库拉尔也显示几分无奈,他只能对克利亚说:“等到‘以后’你就不是3MK了。”

  接着,克利亚指了指桌子上的那张照片说道:“那张照片是怎么回事?照片上那些人是谁?”

  库拉尔深呼吸道:“那只是我们军队中的一个士兵升职时的照片,站在后面那个人是这位士兵和伊塔的父亲,伊塔对他兄弟的升职很是嫉妒。”库拉尔停顿了一下,继续解释道,“他们是一家人啊……”

  克利亚这才意识到,照片上的这两人确实和伊塔很像,特别是这位稀疏胡子,原来是一个家庭中的一位父亲和两个孩子,而且现在的伊塔和照片上黑色头发男子变化也不小,使得克利亚无法立刻认出来。同时由于照片的不清晰使得克利亚也无法看出这个士兵的相貌,虽然很模糊,但是克利亚隐约可以发现这位士兵比现在的克利亚小几岁,可能当时就达到了很高的荣誉,所以伊塔会有些不服气,所以才导致了伊塔现在好战的性格吧。

  “最后一个问题,照片中那个士兵现在在哪里?”

  库拉尔眼神突然变了,他整个人就如同被一阵寒风袭来的样子,幸好这样的情绪极其短暂很难令别人发觉。而库拉尔,似乎在思考一些不合理的解释来回答克利亚的问题:

  “他…已经战死了。”

  无暇顾及库拉尔表情之中更深一层的含义,克利亚看着地面,至少自己的疑惑解决了一部分,他拿起自己的新军装穿上道:“你的话我有多少可以相信?”

  库拉尔浅笑一声,摊开双手道:“至少,大部分吧。”

  克利亚披上那件红色军装,在拉上拉链的时候,他发现自己领口上还挂有泽尔给的微小机械,库拉尔见这东西,很淡然地说道:“我可以保证军队全员不再接触普诺斯,所以你可以把这东西给丢掉了。”

  “留个纪念。”克利亚拿起桌边一支笔,对着这个微小机械刺了下去,一股很轻微且模糊的黄色光芒下,这个机械被笔刺穿,然后机械和笔一同被克利亚收进了口袋。

  库拉尔看到那个机械被损坏后,也没有多顾虑什么。“已经可以利用那种力量了吗,看来你不愧是个好士兵。”

  “那么,还有最后一件事,既然进入军队了,那么某种虚伪的话语你也应该习惯吧。”


  克利亚看了库拉尔一眼,很不情愿地把左手放在胸口说道:

  “为 洛'阿斯塔 效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