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设定集(大量剧透)
正文列表
留言板
关于作者

相关链接
szhshp的第三边境研究所

小说《人造人间》

第十九章 还归之力:诺恩


EP 7-4

  克利亚环顾周围,身边一切都被黄色光芒所包裹,而刚才和自己战斗的伊塔却消失了,世界似乎都静止了一般。

  克利亚刚准备握起自己的剑,却发现手中的武器也不见踪影,只有身边不停漂浮着的黄色光芒。

  在克利亚面前,一律黄色光芒逐渐变得异常细腻,形成深黑色的细条状物质,两条这种物质在克利亚面前相互螺旋。在克利亚不解之时,这一条条怪异形状的物质在克利亚面前相互组合,形成了有序的形状。这些笔划按一定顺序排练好,组成一行文字,克利亚脸凑近去阅读这行文字

————受引导之人,受赞颂的生命啊

  克利亚疑惑地看着这些文字,在身边搜寻用这种方式和自己交流的人。

  “是谁?你在哪里?”

  眼前这些文字逐渐飘散在光芒中,另外几条固体物质形成了一行新的文字:

————我是力量,是意识,是缔造者及创造者,吾名,诺恩

  随后克利亚面前的文字慢慢变换,在刚才的文字下方形成新的文字:

————诺恩源力发生共鸣的时候,就会创造出这样的世界

  “诺恩?你就是那光芒的源头?你就是一切的幕后黑手!?是你把我的那些队友那些人给……”克利亚开始指责这股看不见的力量,但当他看见接下来的文字时,一切言语都显得无力。

————因为不规则的社会意识,而诞生了各种滥用,突变后的力量将会引导错误的道路

  克利亚微低下头,了解自己也是军队滥用这种力量的一部分,眼神稍带有悔恨之色。

  “然后呢?”克利亚问道,希望能够得到一点建议,“是把军队推翻…还是进入军队?”

————某种自然的秩序一直在指引你

  “指引…”克利亚脸侧向一边,对自己的命运表现强烈的排斥心理,“不自觉的感到很可笑啊。”

  克利亚闭眼叹气一声,不以为然道:“真的有人在指引?为什么我还觉得如何迷惑?”

————你,应该要……

  突然,克利亚身边的一切开始摇晃,周围的景象开始波动,诺恩的文字也变得有些模糊,克利亚感觉这个空间快要崩塌了,于是不顾诺恩的各种引导,把握剩余一点时间问诺恩关于那个疑惑很久的问题:

  “等等,先告诉我3MK的含义……”

  不顾克利亚的乞求,身边的一切开始放射出大量的光芒,在光芒渗入每一个角落之前,克利亚看见了那一串混乱字符,这串字符诉说着3MK的真正解释……


EP 7-5

  周围的光芒缓缓消失了,克利亚重新睁开眼睛之时,伊塔正站在自己面前,用他的双刀和自己武器相抵触着。

  “刚才……”克利亚眼神中的疑惑表现出他的不信,两人突然同时一使劲,巨大的力度将两人推向两旁。

  克利亚眼神呆滞地盯着刚才出现3MK解释的地方,而另一边,伊塔带着阴险的冷笑问道:“你遇见‘’了吗?‘它’都告诉你一切了吧…”

  “3MK…居然是……”克利亚龇牙并眼神迷离地看着伊塔,无法接受刚才看到的一切。

  “哼——因为这一切事实而迷茫了吧!”伊塔双手向后一甩,两把刀的剑柄都调换到正手的位置,然后向克利亚奔去,“这样的脆弱,你也只是个失败的3MK啊——”

  克利亚猛然抬起头,带着愤怒的眼神冲向伊塔,他身上所有的黄色光芒完全聚集在手中的剑上,附带着所有的力度向伊塔奋力一击,三把刀刃猛地交错,发出一阵混乱的触击声。

  伊塔快速将右手换为反手,防住克利亚的攻击,然后用左手刺出,却又被克利亚的剑转一个角度后防住。伊塔准备用那黄色光芒延伸攻击时,却发现克利亚武器上冒出的黄色光芒将伊塔的进攻完全吞灭了。

  “哼——你终于开始调用‘’的力量了……”伊塔冷笑道,他双手交叉,然后向两旁甩去,只见他身边光芒的颜色突然变深,然后出现两条光束飞向克利亚,克利亚用双手阻挡击来的光束,一阵烟雾从光芒接触之处飘散出来。

  伊塔后跃几步,静观局势道:“仅经过初阶突变的力量,能够做出什么呢?”


  “你也就这样而已了……”

  烟雾之中,武器的黄色光芒慢慢膨胀,变成一个包裹住克利亚身体的护膜,这层护膜将伊塔所有的攻击都阻挡下。克利亚急速冲向前,使出几剑斩向伊塔。伊塔用武器轻松抵挡住攻击,同时他身边的黄色光芒也变成一个相似的护膜。

  “可恶——————”

  克利亚怒吼一声,紧接着一道巨大的光芒形成的剑跟随着他的武器一同击向伊塔,伊塔迅速用双刀来防护,而那道光剑在伊塔的结界上划出一道痕迹,但这道痕迹立刻被他自己的黄色光芒填平。

  “什么诺恩,什么3MK——混蛋——————”

  一股黄色光芒缓缓地摄入克利亚眼睛部位,他的眼睛开始变色,眼珠周围的白色慢慢变得深黄。他的眼神中充满了愤怒,对自己所了解的一切事实而感到愤怒,这些怒气聚集在他的剑上,继续向伊塔刺去。

  伊塔依然保持着冷静的表情,他用一种近乎嘲笑的眼神盯着克利亚。

  “一切对‘’的力量进行调用并还归之时,不可逆伤害会附着在使用者自身。”伊塔用双刀同时抵御住眼前克利亚强大的攻击,并控制自己的黄色光芒和克利亚的力量相互抵抗。

  “我期待的,就是你被‘’摧毁的时候啊——”伊塔双刀上的光芒突然改变了颜色,从原本的淡黄色聚集成深红,并自深红的刀锋处冒出一道道尖锐的喷射状红光,就如同焰火爆破的形状射向克利亚。

  几道红色光击打在克利亚的眉心,使得他不得不眯起眼睛,进攻的脚步有些混乱了,从刀刃接触之处也散发出强烈的光波动,剧烈光芒的覆盖下,防护住伊塔其中一只手的克利亚,裸露在另一只手危险之下。

  伊塔将左手的剑柄快速调整到最下方,刀锋上的红色显得特别耀眼。

  “终于…该轮到你来失败了把!!”

  伊塔对着克利亚毫无防御的右侧身体尽全力斩去。


  当————

  一个瘦小的身影突然闪现在克利亚身前,用他的钢铁拳头阻挡住伊塔的攻击。

  “你这家伙真令人担心啊。”

  黑影身后又有几个人拿着武器冲了上来,在伊塔后退的几秒内,克利亚睁开半闭的双眼,看清了眼前这些人。

  “冲到太前面可是件麻烦事…”索德轻甩下自己的拳套,侧过身对克利亚道。

  克利亚深黄的眼睛慢慢变回成原状,突然他感到一阵痛苦,于是拄着剑半蹲在地上,索德转过身,和其他队员摆出一副战斗的姿态对背后的克利亚说:

  “独自行动,可不是普诺斯的一贯作风。”

  言罢,索德和七名普诺斯成员一同奔向前。在索德刚才轻甩拳套的一刻,克利亚没有注意到,他的手上沾着丁点黄色光芒。

  索德一步奔向前,用自己的双拳和伊塔的双刀相对抗。

  “哼——曾经的失败者在即将成功时再次被阻挡。”索德一拳阻挡下伊塔左手的剑,另一只手追击上,伊塔用也用另一只手反手阻挡下进攻。另一名普诺斯成员挥舞着剑冲向伊塔。伊塔再后跃一步,他快速用手背抹去自己脸上因为战斗而沾上的灰尘。“成功者却一直站在光辉的地位……”

  “你以为这是科幻小说吗——”身边的黄色光芒又一次聚集,在伊塔伸出右手之时,一名普诺斯成员一剑斩来,痛苦即刻传向伊塔心中。他露出几丝皱眉之色,迅速击退那位队员,右手剑尖上的光芒蠢蠢欲动着,顺着伊塔所指的方向射向远处的克利亚。


  砰——————

  突然,背后二楼处传来一声枪响,一发子弹击打在黄色光芒前,这道光芒即将击中克利亚的一刻,子弹击中的位置瞬间冒出一层蓝色透明光膜,阻挡并吸收下伊塔的攻击。

  “伊塔,给我住手!!!”

  二楼的走廊处,那位黑衣士官面对楼下发生的一切,带着一种急迫的表情看着伊塔。

  “哼——轮到我战胜他时,你就看不下去了吗?”伊塔侧过脸,用孤傲的眼神望向二楼的长官,“你依然怜悯我这个失败者吗?”

  面对楼下伊塔的愤怒,楼上副司令表现得不以为然。

  “你将如何补偿曾经做出的一切?”

  听到这句话,伊塔突然安静了下来,他最后看了一眼虚弱的克利亚,发出一声“哼”的埋怨。

  “被称作3MK后,我已是一种无法抗拒的卑微了…”伊塔表现出一脸的憎恨和不情愿,然后朝一旁的楼梯走去。

  楼上的军官轻叹一口气放松了下来,他伸出左手上的手表状饰物,一道淡蓝色光芒之下,众多士兵出现在一楼房屋周围,包围住了克利亚他们,只留下了离开指挥部的那条路。

  “你们的行为已经触犯了军队防卫条例,我们有权利对你们进行任何处决……”

  面对突然出现的如此众多的士兵,克利亚他们也显得有些紧张,所有的士兵都装满弹夹,举起枪面对他们。

  “立刻离开这儿,否则我不保证你们的性命安全…”

  索德感到万分奇怪,和普诺斯对立的军队居然会放他们离开这儿,他倒觉得“监狱一日游”才是应得的结果。看看身边普诺斯成员,然后扫了眼背后虚弱的克利亚,瞬间他了解了一切。他们扶起克利亚,转过身向大门口走去。

  索德苦笑一声,搀扶着克利亚道:“你居然在军队中这么出名啊。”说完就领着这一对人离开了这儿。

  在即将走远的一刻,克利亚在模糊的视线下看到,这位黑衣军官的胸牌上,写着他感到陌生的名字——Kural C.,当然克利亚也不会看到,在被那些士兵挡住视线的地方,伊塔和照片上那位蓝衣男子一样站在一旁,冰冷的眼神带着无比的憎恨。


EP 8-1

  城市沉浸在傍晚的阴暗光线里,克利亚站在楼房顶层高台上,迷茫地盯着天空。

  “军队……普诺斯……”

  克利亚依然在思考自己的决定,市中心的灯光胡乱闪耀着,扰乱着他的思绪。

  “如果加入军队成为高官,是不是就不会再和普诺斯作对了……”

  克利亚再次怀疑起那位副司令的言语,如果想杀克利亚,完全可以在他们被包围的时候击杀他们,但是副司令却没有这么做,说明他真的有意保留自己。但是如果加入军队,就会和那些人同流合污。

  “伊塔…库拉尔……”

  克利亚突然想起了什么,那个“Kural C.”名称最后的“C.”到底是什么意思?C开头的名称,似乎在哪里听过。

  “长官桑尼的姓氏是Cozfier……那么这个库拉尔,是长官的兄弟吗?”克利亚联想起长官的姓氏,似乎也是C开头,库拉尔和长官桑尼很有可能是兄弟关系。

  “还有那个伊塔,伊塔这个名字,伊塔……”

  突然,克利亚脑子陷入一片混乱,一切零碎的思绪扫过脑袋,克利亚抓住平台的扶手,眼神中充满了对命运的厌恶。

  “可恶——对于3MK来说,还有什么理由和人类呆在一起?”克利亚用手遮住脸趴在栏杆上,害怕回想起他所看见的一切,害怕回想起诺恩告诉他的3MK的真正解释。

  “3MK…真的还有存在于世界上的必要吗?”

  顶层通向楼下的门慢慢打开,一个怪异形状的人影走了过来,刚才这个黑影接触房门把手时发出一声金属触碰的声音,就像刀剑接触金属把手的声音。

  克利亚依然趴在栏杆上,没有心思去思考接近自己的危险,因为对于他的身世来说,已经无暇去思考身边的危险,不顾背后接近他的人,趴在栏杆上继续思考着。

  “只要能告诉我我是谁,即使是敌人也可以啊…”

  不很亮的光线下,这个形状怪异的黑影走到克利亚背后,伸出他的一只手,对着克利亚的肩膀打去……


  “嗨——”泽尔把他的手放在克利亚肩上,轻声问候道。

  克利亚听出了泽尔的声音,他已经完全没有精力去搭理那些“无关紧要的人和事”。泽尔见克利亚没有反应,于是继续推着轮椅到克利亚身旁。

  “救黛娜的任务是必须的,只是我们需要时间。”

  泽尔向都市那儿望去,大多房屋已经开启了照明的灯光,“当然,各部门的配合也是必要的,所以计划显得非常重要。”

  克利亚抬起头,迷茫地看向同一个地方。

  “泽尔。”克利亚将脸侧过一个角度问道,“你有为自己的身世迷茫过吗?”

  泽尔听到这个问题略感惊讶,只是这丁点惊讶之中,似乎还有一点共同的理解。泽尔露出一抹微笑,极快速地扫了一眼自己被布遮盖住的左腿,然后缓缓抬起头。

  “某些多余的感情都会成为羁绊吧。”泽尔闭上双目,似乎在回忆自己的身世,“就比如人与人的感情啊。”

  克利亚满脸严肃地盯着泽尔,却见泽尔发出一阵大笑。

  “只是开玩笑啦!”泽尔微笑道,“如果现在你是军队的高官,能够命令军队自己释放出黛娜该多好。”

  在泽尔自乐的时候,克利亚微低着头,思考着自己的选择。泽尔见克利亚如此失落,泽尔一掌拍在他的右肩上,给克利亚打气道:“我们总会有办法的……”

  泽尔转过轮椅开始向楼下走去,口中还朗诵着他自己写的诗文:


最高的权利举于手掌

军队并排待命于长廊


  克利亚苦笑一声,依然盯着天空遥望着,心中的思绪被慢慢理清。


凝固的鲜血 缓慢地 停止了流淌

抖动的刀柄 渐息地 失去了光芒


  泽尔打开门,他的身体在暮色下显现出怪异的轮廓。“待会到萨琳那儿去讨论下营救战术吧。”

  克利亚再次低下头,深吸一口气,走下楼梯。

  “我相信,这样的选择是正确的!”克利亚坚定地轻声道,他踩踏在坚硬的地面之上,地面发出沉闷的声响。

  他在萨琳办公室门前站住了脚,听见房间内萨琳和普诺斯成员们正在讨论着:

  “泽尔负责后方辅助,索德带领各部队,其他队员……”

  克利亚打开门,所有人围绕在一张桌旁,索德站起准备告诉克利亚战术。“来的正好,我和你说说营救战术……”

  克利亚不顾所有人的言语,面对着普诺斯所有成员说出了他做出的决定:


  “我要退出普诺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