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设定集(大量剧透)
正文列表
留言板
关于作者

相关链接
szhshp的第三边境研究所

小说《人造人间》

第十八章 重逢?再遇?


EP 7-4

  克利亚向楼下走去,脑海中思考着应该做出的抉择。

  3MK是一种军队特殊培养的士兵,待在普诺斯会有伤害到身边人的危险,在军队中会又有和普诺斯为敌的麻烦,陷入这样两难的境地,克利亚感到万分迷茫。

  “你只是一名3MK,和一般人类不同……”

  他们这些特殊培养的士兵,是军队培养的战争机器,并且克利亚0080这个编号似乎有一些特殊性,司令对他表现出一种特别的赏识。

  克利亚微低头,他的双手依然留有刚才击碎的玻璃碎片,并且沾有几滴血液。成为军队高层,他可以立刻救出黛娜,并且可以规避军队和普诺斯在未来的各种冲突,可以解决这一切麻烦。

  “只要离开普诺斯,就不会带来麻烦了吧……”

  他的心中还有一些抉择不定,曾经被自己当做敌人的军队,现在居然希望他加入。军队追捕的原因,居然不是为了杀害自己,而是为了让自己回归军队。然而之前的记忆又该如何寻找?这些没有解决的疑问……军队,会为自己解决这些麻烦吗?

  “这两个对立存在的机构和组织,到底应该……”

  在克利亚身前,几缕黄色光芒芒突然显现,紧接着克利亚忽感一阵眩晕,他用手扶住脑袋,支撑着自己的身体靠在墙边,身体的痛苦在他混乱的思绪之上更添一笔,他龇牙努力站起。发觉面前的黄色光芒之中,似乎有一个人影浅浅浮现,这个黑影的相貌随着光芒而浮动着,克利亚看着眼前的幻象,稍有晕阙的身体在原地微微颤抖着……

  “只要能帮我解决这一切…待在哪儿都可以!!!”


  尤瑟看着镜子中的迷茫的克利亚,阴险的微笑浮现脸上,他控制着这道令克利亚感到不适的光芒。

  “迷茫,就是给猎物最好的陷阱。”

  如同看见猎物的利齿从嘴角露出,他的微笑即刻变成了憎恨,这样的表情之上是一种蔑视世间一切的眼神。

  “司令那个废物绝对不会想到,这样反倒推进了我的计划。”尤瑟伸出手用另一道光芒包裹着镜子道,“猎物也可以成为猎人的武器,两败俱伤就是最佳的捕获时间……”

  黄色光芒越来越强烈,直至遮盖住了尤瑟的视野,光芒之下尤瑟闭起双眼,唯独憎恨的微笑一直没有消失。

  “欢迎来到另一个世界。”

  咔——

  尤瑟刚准备将克利亚引入镜中世界之时,一声不寻常的声音从光源处传来,闭着眼的尤瑟皱起眉头。待光芒减弱后,他发现眼前的镜子出现了裂缝,紧接着“啪”的一声,整面镜子裂成碎片,黄色光芒也在碎片之中飘散。

  “诱导失败!?”尤瑟轻蔑地嘲笑一声,是另一处的某一种力量让他出现了失误,“哼!居然会有这样的力量。”

  尤瑟转过身,额头高昂地走到窗户边,朝刚放晴的天空望去。

  “似乎有一个新的猎物出现了……”


  就在克利亚身前,突然一把短剑从左前方飞来,他用剩余的一点清醒握起武器准备防御,却发现短剑的目标并不是他——短剑刺在克利亚身前出现黄色光芒的地方,并把幻象击碎。克利亚身边所有的黄色光芒顺着短剑刺来的方向飘去,飘向正对面房屋二楼的一个人手中。

  克利亚仔观察这个以敌对的态势面对自己的人,这个男子身穿着蓝色军装,细长的眉毛在黑发下特别明显。

  克利亚的晕厥感逐渐消失,于是站直身形放松下开扶着脑袋的手,望向这位男子,这个男子的相貌……为何觉得如此熟悉?

  “军队…还是要来抓我吗?”

  克利亚坚定下之后盯着这位男子,这位男子和刚才的军官一样,看见克利亚的面貌后,表现出莫大的惊讶。

  “诺恩啊…你还是把它引来了啊……”

  克利亚警觉地面对这位男子,诺恩?是刚才那位黑衣军官的名字?克利亚刚才只顾着和军官谈话,没有注意看军官的胸牌,而眼前这位蓝衣男子口中的名称……

  男子从二楼一跃而下,踏着沉重的步伐向克利亚走来,克利亚也举起剑迎战,却见这位男子在克利亚身前停住脚,没有使出任何攻击招式,而是拿起刚才那把刺在地上的短剑,然后向反方向走去。转身之前,克利亚发现他的胸牌上,蓝色波浪线条围绕着一个特别的名字——Itta C.

  “没想到能够在这里相见……”

  克利亚刚想询问这位男子和自己的关系,却见这位叫伊塔的男子走到与克利亚有一段距离之后突然转过身,举起手中的一把剑面对他。

  “和我战斗,克利亚·科隆维尔!!!”


EP 0-4

  “因为…对你们来说……我就是一个错误……”

  进入军队已有一年,之前的话语依然回荡在耳边,伊塔从卧室里醒来,阴天的清晨管弦略暗淡。今天是进入军队后第一次执行正式任务的日子,他穿上自己的淡绿色军装,挂上自己的胸牌,站在镜子前做最后的准备。

  他从镜子里望见背后的空白墙壁,回想起自己家墙壁上的照片,照片中有着他的父亲…他的母亲…还有……想到这儿,伊塔的脸上浮现出几丝痛苦,其中还杂夹着几丝憎恨。

  军队总共有六个主部队,但伊塔所在的队伍称为第七队,这个队伍相比其他队伍来说更加特殊,因为这个部队是指挥部直属部队,他们直接接受高层的命令,而且部队中的士兵和其他士兵的待遇有很大不同。

  响亮的集合哨声响起,伊塔迅速出门跑向指挥部中央。在这个“回”字型的房屋建筑中央操场上,一名名士兵陆续排列进队伍。

  六名指挥官小跑到部队前方,同样在自己的位置上站好。所有人员都已经准备完毕,唯有第七队的指挥官还没有到位。

  “今天是新的指挥官来带队吧……”队伍中几名士兵开始议论,伊塔在整齐的队伍中,从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各部队站在同一排的士兵们。他在第四队中搜索着某个人,眼神中带着强烈的战意。

  “听说这个指挥官把‘’操控得很好啊……”

  在第七队的士兵们小声议论之时,一辆机车飞速驶进基地,停在第七队前面,里面的人打开了车门。


  “只是个捕猎任务…需要这么多人吗?”

  这位士官有着很稀疏的黑褐色头发,看他的架势就知道他的特别之处,洁净白色衣服和满是灰尘的车辆形成对比,带着高傲且歧视一切的眼神他走到第七队面前道:

  “今天的任务比较啰嗦,没信心的人就赶快给我滚!”


  第七队的士兵们非常看不惯这位新来的士官如此的态度,有几名士兵有些闷闷不乐,队伍中发出了很轻微的抱怨声,这位士官将左手放在身后,在没有人看得到的角度,一段黄色光芒慢慢聚集起来。

  突然,队伍中几名抱怨的士兵脑部凭空地出现一个圆形伤口,伤口处不停地向外喷出血液,他们脑部受重伤倒在了地上。伊塔能够看到,在士官的控制之下,几发淡黄色的子弹从某处射向了这些士兵身上。

  很弱的阳光不自然地照射在这名士官的身边,他左胸前的标牌上的名字被照得异常明亮——UrSel

  “指挥官尤瑟…”伊塔默道,“能把‘诺恩的力量’这样使用……”

  随即,就如同看到了自己说追求的力量,伊塔露出了赞赏而又带一丝阴险的浅笑。

  “废物们,准备出发!”


  “是!”

  在队伍中发出一声认可的同时,伊塔感受到长官背后那只手又一次散发出黄色光芒,而在尤瑟手中,一面镜子不停地闪烁着。队伍们开始有序地出发。同时,在第四部队开始向门口推进的时候,伊塔盯着这支队伍中某个人,满脸布满了恨意。


EP 7-4

  伊塔举起右手向前刺出一刀,克利亚俯身躲开攻击,紧接着他使出自己一剑向上弹去,却被伊塔另一把刀架住。伊塔两把短刀摆成叉的形状使得克利亚无法攻击其身体。他趁机踢出右脚,克利亚用另一只手的手肘护卫,只感到一股痛感从手肘处传来,并传播至自己控制武器的另一只手。

  伊塔冷笑一声,眼神自然地抽出另一只手,克利亚的四肢瞬间变得很无力,随着伊塔又一使劲,克利亚被压迫栽倒在地面,随后伊塔用剑柄的另一头直接打向克利亚头部。

  克利亚猛地向后一退,优先让头部躲开进攻,但在伊塔拳头未击中之处,一股黄色光芒迅速形成了实体,然后击打在克利亚身上。胸部被击中的克利亚猝不及防再退几步,连续的进攻失利他武器掉落在伊塔身边,克利亚摔到楼房角落无路可退之处。

  伊塔并没有追击上去,而是捡起地上的剑,随手一扔掷给克利亚,用一种看待失败者的眼神盯着他。

  “哼……居然变得如此软弱,你曾经的傲气哪儿去了呢!!”

  克利亚接住武器半蹲而起,盯着眼前这位不像是敌人的人。

  “你们这些人到底知道些什么?你到底是谁!?”

  “你曾经和现在的命运——”伊塔停顿了一下,眼睛朝身旁望去,脸上似乎多出几分苦恼,他突然怒目看着克利亚,说出他给出的答案:

  “就是永远的战败!”


  伊塔一跃而起,双手的武器同时伸出,面对克利亚交叉斩去。克利亚将剑横置,另一只手抵住刀锋另一端,双手一同发力抵挡进攻。伊塔双刀与克利亚的剑相接触,一阵清脆的连响在指挥部楼房内回荡,克利亚本以为自己成功防下了敌人的进攻,而伊塔双刀上又一次出现的黄色光芒穿越了克利亚的武器,在他胸部划出两道小伤口。

  克利亚皱起眉头,双手一发力将伊塔向后推去,他将剑转一个角度,从地面朝斜上方挥去,准备从双刀缝隙内刺击伊塔。伊塔漠视地盯了一眼刺来的刀刃,冷静地后退几步,在一定距离外摆出一副正式的战斗姿态。

  克利亚见这人如此强大的战斗欲望,也开始认真对待这场战斗,而眼前这位名叫伊塔的人,似乎和自己的曾经有些联系。

  “如果能够了解到自己的曾经——”克利亚抛去刚才的一切不快猛地向前奔去,对眼前这位敌人吼道,“那就来打一场吧!”


  伊塔冷笑一声,也朝克利亚飞奔而去。顺着快速的脚步,他的双刀一齐朝右斩横,克利亚将剑竖置,细微的火星从刀锋接触点冒出,在他刚准备向前攻击伊塔之时,却见伊塔的刀慢慢缩短了下去,从剑柄的另一头伸了出来。

  伊塔的武器上,剑柄如同活塞一般,可以在一定长度的刀刃上调换位置,此刻他的双刀从正方向刺出的武器短了一截,伊塔将武器调转一个角度,刚才缩短到剑柄另一头的刀刃重新朝正面刺了出来。

  初见这种特殊的武器,克利亚有些猝不及防地令身体向后倾斜,但在伊塔没能攻击到的范围之外,依然有一股黄色光芒在克利亚的右额刺出一条血痕。克利亚前踢一脚再后退几步,用武器防护住可能的攻击,却见伊塔并没有追击上来。

  伊塔举起重新固定好的双刀,并将右手的刀指向克利亚:“时刻交战的宿命啊…”

  右手双刀上的剑柄突然开始运动,从刀的这一头滑动到另一头末端并固定住,刀刃从小指处伸出。看到这种姿势,克利亚脑海中突然有一丝记忆闪过。


  “就会在今天结束了!!!”

  伊塔冲向前用左手正手握剑的武器刺击克利亚,克利亚侧身也向伊塔斩去,却被伊塔另一只手反握的刀刃阻挡住,即刻左手的刀刃再一次刺出,克利亚刚准备防住左手攻击的时候,伊塔两只手的把柄同时开始运动,两只手的握剑姿势相互交换,原本准备刺击的左手突然用作反手握剑防御,而右手刀刃转为攻击模式朝克利亚刺去。

  正手主攻,反手主防,并且在伊塔这样可以随时改变左右手武器性质的情况下,灵活的攻防和欺骗策略变得非常奏效。克利亚失利再退几步,然而伊塔又一次刺击使得克利亚无处躲闪,只见那股光芒随着伊塔的武器一同刺出,克利亚有些混乱的思维已完全没有心思去阻挡攻击,而选择放弃防御用自己的武器斩向伊塔。

  伊塔的嘴角微翘了一下,随即眼神变得更加尖锐,他在自己的刀刃刺中克利亚之后立刻调换剑柄位置,阻挡进攻的同时给予再一次伤害。

克利亚左肩连中两刀,克利亚按住自己的伤口,站在原地喘着粗气。

  “哼——诺恩的力量,是你这样的普通士兵……”

  这时,伊塔沉着的眼神突然变得有些凝重,他发现自己击打出的黄色光芒在伤害了克利亚之后,包裹在克利亚的伤口,慢慢地修复着他的伤口。

  克利亚一步冲向前,刺击伊塔,伊塔用自己的右手武器防御住攻击,并向左侧躲闪过去。

  “我忘记了一个事实。”伊塔在躲闪之际,还在用言语刺激着克利亚,“你也是同样能操纵‘它’的3MK。”

  又一声武器相接的声音发出,两人同时被震开到相反的方向,这次在克利亚身边,可以明显地发现黄色光芒在慢慢聚集着。


  “什么3MK…3MK的……你们军队到底想干什么!!??”

  克利亚的身体被黄色光芒完全包围住,他的行动明显变得迅速,面对克利亚的突然变化,伊塔沉着地用双刀阻挡下每一次进攻,跟着克利亚追击上来的节奏,伊塔将自己的双手同时换做反手握剑,同时举起双手准备对抗克利亚的进攻,不料克利亚手中被黄色光芒包裹着的剑直接斩断了伊塔的双刀,这次伊塔不得不无奈躲闪。

  “哼!”他冷笑一声,“就连你这样的新工程的3MK啊…也能把诺恩这样利用,但是无论如何……”

  伊塔双手也开始出现黄色光芒,并包裹在双刀折断的部分,然后新成一把新的武器。

  “你都一定会失败!!!”

  伊塔的眼神充满着憎恨,闪烁着强烈光芒的双刀冲向克利亚,克利亚完全失去了理智,只顾着为了战斗胜利而冲向前,在两人武器相接触的一刻,一阵刺眼的光芒从两人中央放射出。

  哐——————

  光芒慢慢暗了下来,克利亚也逐渐睁开了眼睛,他意外地看见,刚才和自己对战的伊塔消失了,周围一切房屋建筑都发出不自然的黄色光芒,在无边的光亮中,只有克利亚一个人,孤单地站在这个没有尽头的空间里。

  “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