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设定集(大量剧透)
正文列表
留言板
关于作者

相关链接
szhshp的第三边境研究所

小说《人造人间》

第十七章 Project 3MK


EP 7-2

  雨越下越小,周围的一切恢复了寂静,克利亚谨慎地靠着墙继续向前推进,搜索黛娜的行踪。

  他靠近另一个房间,从破碎的窗户可以感觉到这个房间很久无人进出,寂静的环境下,这扇门散发着恐怖的气息,克利亚小心翼翼地转动门把手然后潜入进去。

  重新关上门,没有光线房间内一切都显得很黑暗,克利亚转过身发现房间内有一个巨大的培养基。这个培养基相比之前见到的要大很多。同样的“Media For 3MK”字样显示在培养基金属面上。培养基上的玻璃已经被击碎,从现场情况看似乎是培养基里的生物打破玻璃跑了出来,地面明显被清理过,但是依然可以看见地面上的一片污渍。

  克利亚又一次疑惑地思考起3MK的解释,3MK,似乎是什么单词的缩写,前面那个“3”又到底是何意?

  “是指第三次的实验?”思考到实验,那些自己队友曾经呆在里面的培养基,军队也许是在利用他们这些士兵做什么实验。回想起5915被乱刀切割时的恐怖状,克利亚皱起眉头,感到一阵恐惧。

  他走到这个培养基面前,首先看到培养基上挂着一份日历,每个日期上都有不同的记号表示着什么,而这些标记在二月八日那儿停止了,也许是工作就在那个时候完成了。在克利亚思考的同时,他发现培养基旁有一个巨大机械,上面写着所培养的生物信息:


3rd EXP:“PS-X”
Real Name:Pa-ss-i-c-c-iss
Quantity:1

  这个铭牌非常的奇怪,似乎“Passicciss”这个名字是后来刻上去的,笔锋非常的笨拙,看来是这个叫帕赛西斯的人在培养基并被用于某种实验。克利亚回忆起曾经写着自己名字的培养基,心中堆满了无数的疑惑,这时他发现房间里还有一些文件,这些文件因很久未使用而沾满了灰尘,但是文件上的文字清晰可辨——


【3MK EXP 报告单】
【1.21 EXP成功】
【1.22 α-EXP请求】
【1.25 强制介入】
【2.8 α-EXP成功】
【2.11 Team7加入请求】

  克利亚阅读着,眼前的一切和曾经所经历的事件似乎都挂上了勾,这些符号有着某种似曾相识的感觉。T7和阿尔法…似乎这些秘密的目的都是辅佐军队,而在他好奇这个名叫帕赛西斯的人没有编号的同时,身边桌子上一份特别包装的文件夹吸引了他的注意:


3MK ProJ 准则Part 2
-----------------

3MK ProJ 2nd致力于基因制造,由于实验周期长、难度大、难以控制等原因,仅建立唯一实验,并使之重复进行……

  克利亚惊恐地看着“实验”这个词,难道这个“帕赛西斯”真的是被制造出来的?难道培养基真的是用作实验培养类似人类的怪物?难道自己也是从……

  一阵莫名的恐惧从心里激起,他快速地翻阅着这份文件,从中查找一些重要的信息。每一份文件似乎都有一种力量,令克利亚的手颤抖起来。


3MK ProJ 准则Part 3
-----------------

3MK ProJ 3rd致力于由2nd强化实验,主要实验工具为阿尔法主突变基因,且第三工程只可对第二工程成品执行使用……

  看到这些,克利亚感到一阵眩晕。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哒哒哒”的脚步声,大概有两三个人朝这个房间走来,克利亚扶着墙壁,躲到一个柜子背后……


EP 0-C-2

  某年,二月八日

  房门突然被打开,两位军官走了进来,其中那位黑衣军官环顾着地面上那些碎玻璃片,然后朝房间内培养基上铭牌看去。

  “嗯——帕赛西斯——居然能够破坏培养基自己跑出来,第三工程的实验真是太过强大了……”这位黑衣军官摸着自己的络腮胡子自言自语,完全没注意脚下还躺着一具尸体。

  络腮胡子身旁是一位穿着深蓝色衣服的军官,看上去就像是他的下属。那位军官蹲下来观察这具尸体,抬起头对他的长官说:“身体被无数刀刃刺穿,全身各器官受伤。”

  这位尸体穿着白大褂,灯光下隐约可以看见他沾满血的胸牌上姓名——Phoi M.,在这名实验员身边的一本本子上,写着一些奇怪的名称,这些名称都有着‘相同的首字母’。

  “多么完美的实验品。”络腮胡子感叹道,他看着培养基上面的铭牌,上面的名字书写得很是缭乱。

  “长官——”蓝衣军官检查着尸体,并向络腮胡子报告着。“这样的实验品真的安全吗?万一第四工程实施之后的‘他’……”

  络腮胡子深吸一口气,轻眯上双眼,他深知自己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某个人,而自己却无奈又不得不接受眼前的现实。

  “‘他’一定没有我这么脆弱吧……”

  蓝衣军官用手轻敲脑袋,冷静下叹一口气道:“真不明白你们高层到底是搞什么该死的东西。”

  络腮胡子的眼睛稍微多了些奇怪的神色,他继续检查着眼前的培养基说:“这个实验,就是为确认第四工程的安全性,第三工程的成功,至少可以证明阿尔法基因不会造成巨大伤害。”络腮胡子转过身,准备离开这个房间,“保证军队的机密性,才能保证治疗‘他’的计划顺利实行。”

  言罢络腮胡子朝门口走去,他的步伐时快时慢,就如同一个人在及其窘迫的环境之下找到了一些可能的希望。他转过头对蓝衣军官摆出手势道:“最近好久没去喝一杯了,一起去?”

  蓝衣军官闭目摆出一副无奈的神色,然后转为平淡的神情走向门口。“这个实验品会自主地到第七队那儿报到吧。”

  “那是必然的。”络腮胡子说着便走出了房间,门外传来他的最后一句话,“因为那儿是它的归宿。”

  蓝衣军官放松下紧绷的神经,在这个角度,房间内的灯光正好照亮他胸牌上的文字——Sogni C.,桑尼刚走到门口,似乎还不很放心地转过头,发现培养基上挂着这一年的日历,白大褂的实验仅仅只持续到昨天,在今天显示二月八号的地方,几滴血迹之下,黑色的字体散发着无限的恐惧。


EP 7-3

  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远,似乎自己并没有被发现,如此潜入到军队中,还是以隐蔽为上策,克利亚冷静下来,仔细思考刚才看到的一切。

  第二工程是“基因制造”,第三工程则是对第二工程进一步强化实验。想到这里,克利亚龇牙皱起眉头,他自己很可能就是个……

  不!我不是一个实验品!

  克利亚在脑海中否认当前的认知,他不得不坚持自己已经动摇的观点,这些事实完全无法让一个正常人简单接受。基因制造——难道就是凭空制造出一个人类?克利亚思考着,这时他注意到3MK ProJ准则上应该还有一部分,说明还有个第一工程

  利用这样的三个工程,3MK到底是要做什么,难道是指某种兴奋剂实验?为了提高军队战力而开展的“拥有强烈副作用的兴奋剂实验”?

  克利亚耳朵贴着门背,然后将门打开一条缝朝外头看去,确认无危险后,悄悄地走向二楼第一个房间。又一个没有人的房间,此刻的克利亚完全脱离了寻找黛娜的目标,而是对自己的身份抱有极大的怀疑。思绪混乱的克利亚看了看房间内,宽敞的房间只有一个办公桌,桌上玻璃板浅浅反射着窗外的光,玻璃下压着的一张照片非常醒目。略有破损的照片里有一群人,一个大约十四五岁的年轻男孩站在所有人前面,似乎是在接受什么庆贺,所有的人都很快乐地围着他,只有一名蓝衣男子带着冷冰冰的眼神站在角落。

  突然,克利亚心中激发起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他仔细看着这位站在中央的男孩,图片很模糊以致看不清这个人的脸。

  “这个人,我以前认识他吗。”照片中那位蓝衣男子年龄稍微要大一些,男子盯着站在中央的男孩。眼神中除了一部分嫉妒,以及憎恨。并且因为男孩的周围很多人挡住了这位蓝衣男子,使得他完全没有感受到人群背后的敌意。

  这时克利亚注意到男孩身后的一个中年男子,男子的下巴部位很不正常,一些极其稀疏的胡须更加凸显出胡子的稀少。这位中年男子像是这位男孩的亲人,而这位中年男子……

  “为什么…如此熟悉……”

  克利亚突然感到万分奇怪,照片中的这些人为何如此熟悉,这些人到底是谁,难道这是自己拍的照片?或者他们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克利亚不得不承认自己失去了一部分记忆,训练之前的记忆却是一片空白,但是这张照片…这个稀疏胡子的中年男子…克利亚感到一阵眩晕,感觉搀扶着自己坐在办公桌上,这时他发现桌上还有一份文件。

  文件标题“CR-X-”吸引住了克利亚,克利亚伸出颤抖的手,害怕接下来会出现的事实,克利亚翻开这份文件,用迷惑的眼神阅读着上面的文字。


3MK EXP 报告单

-------------

“CR-X-”工程进展顺利,以下是最新的进程报告:

副司令通过并同意了工程开始请求,实验总指挥Phoi M.开始在目标身上执行3MK实验……

  克利亚注意到“3MK实验”的字样,克利亚带着恐惧的好奇心向下看去,一个数字引起了他的注意——


...
实验进行到第80次成功获得最高诱发度,故决定对实验品0080注入源基因,并将其他实验品用于进一步随同训练,保证实验诱发稳定性。
...

  克利亚满脸苦痛地看着这个“第80次成功”,“实验品0080”,惊吓得退后一步瘫坐在办公桌边的座位上。

  “我…是个实验品!?”克利亚无法接受眼前看到的一切。

  最高诱发度……对编号0080注入源基因……进一步随同训练……

  “是为了把我培养成地下室那种怪物吗!?!?”克利亚失魂落魄地控制住自己颤抖的双手,什么不满足条件的士兵要带去特殊训练,什么完成各项条件就能走出训练基地。

  “那是在把我们当做战争工具来饲养!!!”克利亚双手对着桌子用力使出一拳,十分响亮的玻璃破碎的声音发出,有几块玻璃碎片刺入了他的手指尖,流出的血液沾染到了玻璃碎片下压着的那张照片上。

  克利亚此刻终于了解为何那些特殊训练回来的士兵都失去了记忆,回归的士兵和被带去特殊训练的人不是同一个,特殊训练——就是把那些不满足条件的士兵残杀,而所有的一切,就是为了把他们培养成那样的怪物。

  此刻克利亚才了解到自己的真实身份,克利亚迷茫地望着照片上的那些人,就是这些士兵指挥了这样的工程,也使得如今的克利亚感到无比的痛苦。


  突然,克利亚身后的门猛地打开,一个体形魁梧的黑影站在门口,面对门外明亮的光芒,这个人的面貌不是很清晰。看来这人是被刚才击碎玻璃板的声音引来的,克利亚下意识握紧手中的武器,准备和军队这些人大干一场,克利亚对军队已是无比憎恨,自己生存的意义因为这样的军队而完全扭曲了。

  这个黑影向往里走了几步,脸上表现出无法描述的愕然。

  “果然是……你!!!”

  紧接着黑衣军官的这句话被门外的噪杂声盖过了,一群如同搜捕队的士兵靠近门口,并在他面前停下了脚步。“长官,刚才有人发现入侵者……”

  黑衣军官的身体恰好阻挡住了房间内的景象,依然激动的克利亚刚准备拿着武器冲出去,但是军官的一句话使他停住了双脚。

  “我已经调查过了,这周围没有发现入侵者,你们都可以离开了。”

  克利亚疑惑地看着这位长官,长官可以明确地把他认为是入侵者,但是这位长官却没有那样做。

  “是,长官!”待门外的士兵离开后,这位黑衣军官走进房间关好门,然后打开灯,阴暗的房间瞬间变得极其明亮。

  克利亚木然地盯着他,军官大约四十多岁,络腮胡子在脸上极其明显,可以看出,军官没有携带任何武器,不顾克利亚手中的剑慢步走近他。

  “看来,这样的相遇是必然的啊……”

  克利亚发现黑衣军官的身姿似乎并没有敌意,于是克利亚愤怒地看着这位军官,近乎大叫地问道:“你是谁?军队到底对我们这些士兵做了什么!?”

  军官没有回答他的话语,他发现办公桌上被翻阅过的文件和破碎的玻璃,了解到刚才发生的一切。“你…回忆起多少了?”

  克利亚见他如此的问题,瞬间觉得找到了线索,于是他追问道:“你知道多少事实,以前的我到底是谁?”

  克利亚很焦急地问着,军官了解到他的想法,他又向克利亚走近了一步,克利亚举起剑准备自卫,这位军官展示他的双手,说明自己没有武器,然后拿过旁边另一个座椅坐了下来。

  “我不会做任何多余的事情,但是我希望我们能仔细谈谈,克利亚……”

  听到这个名字,克利亚开始认真起来,他放松下双手,期望从军官身上能问到什么。

  “你曾是军队的成员之一,军队培养9999个实验品的目标是为寻找一名最强的士兵来为军队工作,当然这样将来的发展也是很可观的,对于你这样超越一般人的士兵,军队将给你分配高层的职位……”

  这位长官停顿了一下,接着说:“相比普洛斯来说,战斗的存在方式会变得毫无意义,军队的目的是牺牲小部分来维护全局,你是为军队而存在,因此反抗是完全不明智的……”

  “你这是想把我笼络到军队中吗?我如何相信你的话语?”克利亚很不信任地问军官道。

  长官浅笑一声,面对克利亚道:“或许…你可以把我的话语当做军方的正式立场。”

  克利亚这才意识到眼前军官的身份——黑色军装,司令级领导层——是拥有最高决策权的职位。

  “司令是吗……”管理严格的军队不会让外人任意穿着军装。既然是司令,那么他的言语执行起来应该比较方便。

  克利亚的思维完全混乱了,如果被司令赏识,并且能够接触军队高层,就能轻易地找出黛娜,并且可以很容易地把她释放回普诺斯。只要自己离开普诺斯,一切的麻烦都可以解决的。

  “作为一名3MK,你完全没有和那些反政府组织待在一起的必要……”

  克利亚又一次握紧手中的剑,刚才被玻璃划破的伤口流出鲜红的血液。

  “我是不会听从军队的!!!而且3MK这种称号到底是什么?3MK到底是什么??”

  “只要你愿意为军队效力,我们会帮你处理掉一切麻烦,一切有关普诺斯的麻烦……”长官避开他的问题,露出冰冷的微笑,似乎想用这样的方式来要挟克利亚。克利亚有些动摇了,他来寻找黛娜的目标是报答她曾经的恩情,然而这些——相比自己的真实身份来说——都不重要。“在进入高层之后,你根本不需要担心3MK方面的问题,高层会处理你一切疑惑。”

  这位军官在他手表状饰物上按下几个按钮,克利亚眼前的门缓慢打开,军官很绅士地对他说道:“军方期待你的决定……”


  克利亚低着头,有些沉思地望着地面,长官看出克利亚的疑惑,再进一步将克利亚的的目标。“外面搜捕的人已经被我赶走了,我们提供给你足够的思考时间。”

  克利亚叹一口气,混乱的事实和现在面对的选择令他有些迷茫,他慢步向门外走去,在他刚准备走出门的时候,长官一句话又一次牵动了他动摇的心:

  “你只是一名3MK,和一般人类不同,是为了军队而存在……”

-------------  

  “抱歉了,孩子。”看着克利亚远去的背影,这位有些年迈的长官拿起桌子上沾有血迹的照片,将照片上的污渍抹去,然后举着模糊的照片放在和远去的克利亚同一个角度上,用悔恨的眼神看着照片说:

  “我只能用‘欺骗’来指引你了……”

  克利亚远去的背影,和照片上站在中央那位年轻男孩的身体外形…完全吻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