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设定集(大量剧透)
正文列表
留言板
关于作者

相关链接
szhshp的第三边境研究所

小说《人造人间》

第十五章 刀刃之心:帕赛西斯


EP 0-D-1

  早晨,明亮的房间里,一位身穿红衣的中年男子在办公桌前,窗外耀眼的阳光照在他的左胸前,胸牌上他的名字Chasir E.清楚地显示着。

  这位名叫查瑟尔军官用笔书写着什么,桌子上的文件纸张写满了字,并且所有的文件都有着一个同样的题头——《3MK Project-3rd-α基因引导程序》。

  这位军官皱起浓密的眉头看着这些文件,似乎文件中布满了痛苦和邪恶,就在他叹气的同时,身后的门突然打开。

  两位士兵打开门走了进来,这位军官丝毫没有为这两个人的突然闯入而感气愤,似乎早就料到今天的查瑟尔军官依然盯着文件背对这两位士兵。“终于来了……”

  这两位士兵没有因查瑟尔的自知之明感到意外,而是熟练的拿出逮捕令,同时拿出一把手枪指着军官的头道:“长官,请自觉交出研究成果,组织拥有一切研究贡献的所有权。”

  军官也没有为杀伤性武器而感到恐惧,他继续查看着有用的文献,并且把这些成果都放到一旁,似乎是准备拿给他们。

  “组织好像对我家族这个‘依拉法’的名号感兴趣……”长官收集出全部的重要资料,放置到一个文件夹中,“应该说,组织只对我家族的阿尔法基因感兴趣。”

  这两位士兵完全不明白长官说的一切,毕竟他们只是执行任务,上级的事他们一无所知,并且他们不了解任务目标文件的危险性。

  “长官,请迅速交出研究成果。”这两位士兵显示出有些紧急,看来是希望赶快结束任务,但是长官的冷静使他们有些无奈,于是其中一位士兵将手枪贴近长官的头部,并且再一次发出威胁,“如果您不立刻交出文献,组织下达的击杀命令将立刻实行。”

  不知是长官有些害怕了,还是早就准备交出自己的研究成果,他将那个装满了重要文献的文件夹拿起并递给士兵,士兵刚准备接过长官的文件夹,只见长官突然又收了回去,打开文件夹取出一些纸张道:“看来你们还不知道军队高层到底在干什么…,并且不知道代号阿尔法这种‘主突变基因’的可怕之处。”

  长官查瑟尔手中的纸张开始自己燃烧,并且丁点黄色光芒开始慢慢包裹着他的手:“军队的行为,迟早引起人类的怒火啊……”

  长官手中的文件夹突然完全冒起火焰,两位士兵见不妙,于是叩响扳机射击长官,长官毫不畏惧地用另一只手捂住枪口,任凭一发子弹击穿他的手,沾满鲜血的手掌处,这道黄色光芒还在不停的变亮。

  光芒布满了整个房间,随后布满了整个地区,在两位士兵还能看见目标之时,长官说出了他们所能听见的最后一句话:“你们早就成为组织的牺牲品了……”

  突然,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从黄色光芒源发出,并且将整栋房子和房子内所有人焚灭了,在一切被烧毁的废墟之中,只有两块特制的防火玻璃安然地落在地上,在两块玻璃之间夹着一张纸,纸上写着一个熟悉的名字——


调职通知

普诺斯主管由Salin C.担任

EP 6-8

  尤瑟带着双手共八只短刀快步冲向前,同时刺出左手上四把短刀,从帕赛西斯身体里迅速伸出无数刀刃,朝各个方向阻挡住尤瑟的攻击,尤瑟嘴角浮现出轻微的笑容,他没有按常理地收回所有武器,而是在另一只手防御的同时,将其中三把刀抽回,留下一把令其架在帕赛西斯错乱的刀刃之间,然后瞬间交换防御和进攻的手,用拿着剩余三把刀的那只手阻挡帕赛西斯的刀刃,另一只手四把刀如同刚才的法术刺出,然后留下一把短刀架在那儿。

  帕赛西斯明显还未思考出对策,只是眼睁睁地看着尤瑟双手前后有序的循环动过,来回将四把短刀架在她皮肤上冒出的无数刀刃之间,自己的攻击被这种武器摆放阵势完全阻挡下,尤瑟迟缓交换双手的攻防状态,如同探戈一般在帕赛西斯刀刃的地毯上舞动,帕赛西斯眼神严肃了几分,模糊之中有一种瞳孔收缩的即视感。她侧身向四把短刀形成的方形框架内部刺出刀刃进行攻击,只见尤瑟用双手所有武器相互十字交叉放置,使帕赛西斯的刀刃刺进一个短刀形成的“井”字中心位置,然后四把刀刃向中心急速凑近,使得帕赛西斯的刀刃无法自由运动。而在帕赛西斯一时没有对策的时候,尤瑟双手向下以一个大弧度弯曲下去,似乎不费吹灰之力就使得帕赛西斯的刀刃弯曲断裂,毫无停顿可言,尤瑟四把武器顺着帕赛西斯这半截刀锋滑击而去。

  帕赛西斯只得再次躲闪,她的浓妆使得皱眉的表情不易发觉。尤瑟收回属于自己的八把短刀,盯着帕赛西斯每一次后退的脚步,算计着距离战斗区域边缘的距离。尤瑟嘴角展现看见猎物的利齿,眼神中充满了强烈的报复欲望,他再次从身后拿出八把刀剑,在每个手指尖夹住两把,冲向已经逼近边缘的帕赛西斯,帕赛西斯此刻才觉察到自己的危险,她展开的双臂,双手上皮肤慢慢脱落,露出了金属的骨架。尤瑟这是初次看见帕赛西斯如此的相貌,只是他完全无暇来表达惊讶,只见帕赛西斯的双手骨架突然散开,变成数不清的刀锋,像野蜂一样狂乱飞舞。冲刺中的尤瑟冷静地观察空中这些纷飞的刀锋,扫了一眼没有手臂却在用身体皮肤刺出刀刃的帕赛西斯,决定执着地冲向前。

  无数的刀锋在尤瑟身上划出数条血痕,一片刀锋刺向尤瑟的眼睛,尤瑟硬闭上右眼微低下头,刀锋划过额头的同时,尤瑟已将八把短刀完全架在了帕赛西斯不停伸出的刀刃上,尤瑟开始用剩下另外八把短刀阻挡并向前推进,他不顾周围刀锋的阻挠,利用同样的战术——在斩杀与阻挡的混乱之中——第三次对着帕赛西斯发出正面攻击,帕赛西斯再次无奈地向后退一步,但一层无形的光膜在背后挡住了她,她身体撞到了战斗区域边缘,这时尤瑟左手四把短刀完全地刺中了帕赛西斯的脖子。

  帕赛西斯身体上刀刃的冒出速度明显减缓并停止了下来,认为战斗胜利的尤瑟也放下了用于防御的右手,另一只手依然紧握着刺中敌人的四把短刀。

  帕赛西斯轻柔地盯着尤瑟,眼神中显示出受伤后的虚弱,她低头看见地下自己的血,几把刀锋散落在这滩血液中,尤瑟脸上出现了胜利的表情,却没留意背后那些刀锋依然飘浮而混乱地运动着。就在两人眼神交错的这一刻,身后所有刀锋同时刺向尤瑟背部。却不料尤瑟用另一只手以惊人的准确度挡住了背后袭来的刀锋,然后继续盯着眼前被刺伤的帕赛西斯。

  “猎物很难捕捉,不过这不会难倒猎人。”

  战胜了帕赛西斯,心中的不快如同释放了大半。而被刺穿喉咙声音沙哑的帕赛西斯又一次引发了他的愤怒。

  “愚笨…的…半成品……”

  帕赛西斯的一句话使尤瑟完全地躁狂了,尤瑟右手向后使劲一甩,在每个手指间都放满了四把刀,一共拿着十六把短刀的右手用尽最大力度斩向帕赛西斯。


  当——


  连续十六声刀刃接触的声音汇成了一声,帕赛西斯截断的手臂处突然爆出众多的黑色刀刃,刀刃上还沾着血液,这时帕赛西斯被尤瑟刺中的脖子部位皮肤也开始脱落,露出了由黑色刀刃制成的颈部,而且还沾着暗红色的血液,她全身的皮肤都开始脱落,尤瑟惊讶地盯着眼前这由刀刃制成的骨架。

  “哗”的一声,帕赛西斯整个身体突然散开。三倍…六倍……乃至于是刚才的二十倍数量的刀锋开始在尤瑟身边不停运动,并且在他身上划出无数伤口,尤瑟的手被一片刀锋刺穿,无力继续拿起自己的武器,尤瑟瘫坐在地上,而那些运动的刀刃完全没有停下的迹象,继续在尤瑟身上切割刺击。

  在尤瑟伤得再也无法站起之后,所有的刀刃都聚集到一处,刀刃上泛起一道黄色光芒,光芒之下一层皮肤重新生成,甚至生成了一件全新的衣服来衬托帕赛西斯的妖艳和浓妆。帕赛西斯高傲地走向尤瑟,用轻蔑的眼神盯着他:

  “看来你真的是个愚笨的半成……”


  突然,十六把短刀从帕赛西斯背后刺穿她的身体,在她背后,身上冒着黄色光芒的尤瑟阴笑着击中了帕赛西斯,同时在帕赛西斯眼前不能战斗的那位尤瑟,虚弱地伸出手中闪耀着黄色光芒的镜子,战斗区域空中出现了似曾相识的字符——


Battle Info:UrSel  
New Gene Mutations:Marginal Illusion

  帕赛西斯口中吐血液,她侧过身盯望身后的尤瑟,这时候在她身前的尤瑟虚幻镜像开始波动并慢慢飘散消失。

  “你完全不懂捕捉猎物的法则……”

  在帕赛西斯反应过来准备向身后刺出刀刃之前,尤瑟双手的刀刃从帕赛西斯伤口处开始向外发力,在尤瑟龇牙地付出一番力度之后,帕赛西斯被尤瑟富含巨大力量的十六把短刀完全切碎,她的皮肤又开始脱落,散架的骨架变成更多的红黑色刀锋开始疯狂地切割尤瑟,尤瑟将各持八把短刀的双手平放在两侧,从他身体冒出的黄色光芒开始包裹他双手的短刀。

  空中无数的刀锋又开始胡乱飞行,之前无法防御这些刀锋的十六把短刀,此刻却能完美的抵抗刀锋的进攻。细看尤瑟手中的短刀,在每一把武器的运动轨迹后方,另外四个残像跟随着武器一起运动,因此尤瑟手中的武器不止十六把,而是五倍数量的武器对抗着帕赛西斯,在尤瑟手臂和短刀幻影的交错中,帕赛西斯的进攻被完全阻挡下来。

  尤瑟已经了解帕赛西斯的攻击套路,当所有的刀锋都再次聚集到一处时,他用一只手进行护卫,并奔向刀刃聚集处,将所有短刀刺向刚刚生成皮肤的帕赛西斯身体。

  帕赛西斯还未完全成型的脸盯着尤瑟,皮层下的面貌令人恐惧,尤瑟保持冷静地准备又一次把帕赛西斯切割成碎片,但这次帕赛西斯的骨架变得特别坚硬,很难就如此分裂帕赛西斯的身体。他抽出一只手的短刀,然后平放于半空中,黄色光芒毫不停息地聚集到这只手上,在这只手的下方,无数的短刀镜像在不可见时间内产生出来,和另一把已经刺进帕赛西斯身体里的武器一同向内发力,只见帕赛西斯的身体又一次被尤瑟切割散架。

  这次尤瑟没有停在原地防御,而是对着帕赛西斯每一根骨头变成的刀锋冲了出去,在用一只手防御的情况下,他急速地用另一只手抽出两把刀交叉放置夹住每一个刀锋,很长时间的僵持之下,只看见空中飞舞的刀锋越来越少,最终所有的刀锋都被固定在地上和墙壁上,被尤瑟的武器镜像卡在不同的位置上无法移动,战斗区域里插满了短刀,同时这样也阻止了帕赛西斯骨架的重新成型。

  尤瑟轻蔑地看着自己的胜利成果,他放松下自己的双手,之前刀锋上沾有的黑色血液都滴在了地上,无力的刀露出了灰色的锋芒。

  “第三工程也不过如此……”

  尤瑟刚准备离开这个自己攻下的领地,只见在地上那些红黑色的血滴慢慢飘浮了起来,尤瑟警觉地站住脚准备迎击,但是这些血液无力的外表使得尤瑟越发感觉奇怪,数以万计的血滴飘浮在空中,这些血滴很不自然的抖动着,就像是在为下一次攻击继续能量,在尤瑟冷静分析局势之时,从一滴血滴中伸出了一根刀刃。

  这一根刀刃和之前帕赛西斯身上的刀刃没什么两样,尤瑟轻蔑地看了一眼,然后准备冲向前去斩断,但是这根刀刃击向尤瑟之前,刀刃刺中另一滴浮在空中的血液,并停止了伸长。

  尤瑟也停下冲向前的脚步,注视着眼前出现的情况,这根刀刃在接触到这滴飘浮的血时,突然分裂成三根一模一样的刀刃,继续向另外飘浮的血滴刺去。这样突然拐弯的刀刃令人无法判断局势,却只见每一次分裂之后,刀刃的速度急速上升。尤瑟赶紧后退几步,沉着盯着眼前这些刀刃,这些刀刃如同核反应一般不停地分裂,并且运动的刀刃数目越来越多。

  空中悬浮的血滴突然冒出黄色光芒,只见此时一把刀刃刺向尤瑟,他赶紧侧过身用短刀阻挡,却不料被另一根急速的刀刃划过脸部。眼前的刀刃数目在不断增加,刀刃击出的轨迹无法判断,并且刀刃的运动速度都不尽相同,尤瑟的神情表现出他的紧张,但战斗区域中逐渐增加的刀刃仍在不停追击。尤瑟的身体开始出现黄色光芒,他在计划利用用镜像来摆脱困境,却见整个战斗区域都被不停刺出的刀刃填满,没有任何一处可以立足,仅看到所有尤瑟的镜像都被刀刃刺穿,而且尤瑟的原身只能用有限的武器阻挡这些无限的攻击。

  仅在几秒之内,尤瑟的四肢以及身体被数把刀刃贯穿,在尤瑟惊讶的眼神还未消失之前,一把刀刃慢慢地朝他头部延长,然而在即将击中尤瑟的时候,刀刃上闪现出黄色光芒,只见这根刀刃突然爆炸开,如同花朵绽放一般分裂成无数的刀刃在朝尤瑟身体所有角度刺去,尤瑟恐惧地看到空中出现的字符——


Battle Info:Passicciss
New Gene Mutations:Binity - Artificial Blade 

  束手无策的尤瑟无法用武器阻挡,整个身体被刀刃刺中。受重伤的尤瑟全身沾满了血,那些刀刃并没有因此怜悯而停止,继续刺击尤瑟的身体,尤瑟全身被无数刀刃贯穿,每一根刺进他身体的刀刃上都沾满了暗淡的血,在整个战斗区域无法继续放置刀刃之后,这些血滴都掉落在了那些刀刃上,并且向同一个方向流去,待血滴流向一处后,所有的刀都开始横向运动,战斗区域就如同一个搅拌机的外壳,尤瑟的身体被无情的刀刃完全切割成碎片,然后刀刃都收回到血滴聚集的地方。

  “你只是一个半成品……比实验品更没有价值……”

  帕赛西斯从刀刃透出头,地上的血液靠近她并爬上她的皮肤,变成一件较为美观的血红色衣服。帕赛西斯走向尤瑟满是伤口的身体,尤瑟虚弱地把手伸进口袋,同时他的口袋中发出黄色光芒,在光亮之中,尤瑟从帕赛西斯眼前消失了,只剩下一面镜子留在地上。

  身边的战斗区域自动解除了,帕赛西斯走进那面镜子,明显尤瑟从其他有镜子的地方逃走了,经过战斗后丝毫没有受伤的帕赛西斯盯着这面镜子,她将手放在镜子上,黄色光芒开始聚集……


  某个房间里,尤瑟从镜子中走了出来,他支撑着虚弱的身体向门口走去。

  “今天猎物在狂欢,但猎人不会停止捕捉猎物……”

  未等尤瑟说完,他身体出突然向外刺出一根刀刃,原来是一把刀刃从他背后径直地刺穿了尤瑟的心脏,尤瑟瞪大双目向后看去,这根从镜子里刺出的刀刃上,黄色光芒之下还沾着刚才战斗时尤瑟流出的血,尤瑟倒下之前,在另一个房间里,帕赛西斯通过着黄色光芒传达了最后的话语:

  “你真的以为‘’的能力…就只有这些吗?”


  这把刀刃快速的收了回去,已经奄奄一息的尤瑟紧握着手中最后一面镜子,黄色光芒从他身上慢慢地聚集到镜子上,然后整个身体被镜子吸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