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设定集(大量剧透)
正文列表
留言板
关于作者

相关链接
szhshp的第三边境研究所

小说《人造人间》

第十四章 无声的记忆


EP 0-2-2

  最后一缕夕阳即将落下,一位中年男子在街道里奔跑,左顾右盼的眼神表现出他的焦急,他在穿梭的人群中寻找着谁。他手中握着一把残损的剑,剑柄因为之前错误的握剑姿势而有些扭曲,然而武器的主人——就是他的长子——已不知踪迹。这位父亲凝视着手中刀刃反射出夕阳的最后一丝光芒,心中感到几分忏悔。他皱起眉头强制抹去自己的不快,重新冲进人群中继续寻找。

  待父亲奔跑而去,一位十多岁的男孩匆忙地跟了上来。

  “哥,你在哪里?”这位男孩寻找着他的兄长,人群中噪杂且毫无意义的吵闹声给他带来一阵失望。那个经常输给自己的哥哥此刻下落不明,原因大概就是近来父亲对哥哥的轻视。

  父亲从人群中再次奔跑出来,他走向弟弟问道:“找到了吗?”

  弟弟摇摇头无奈地回应了父亲,父亲叹气一声,将手中的剑交给弟弟道,就在这瞬间他的眼神突然凝重了很多:“这对他来说本来就是个错误…”

  没有理解父亲的话语,而是远望父亲又一次走进都市的人群中寻找哥哥,弟弟呆呆地看着自己手中的剑,突然一个曾经和哥哥一起训练的地方钻入脑海中。

  “对了…应该在那儿!”弟弟叫住父亲,然后带领他向自家跑去,他很确定哥哥所在的位置,因为在那个地方,曾经的哥哥开始改变……


  夜晚,自家后山的平台上,一个年龄稍大的孩子拿着根树枝练习着战斗技术,月光照在他愤怒的脸上,一道细眉很是清秀。他不停地用手中的树枝挥舞出各样的招式,而反手握着树枝的特殊姿势使得树枝突然断裂。他气愤地将手中断裂的树枝掷在地上,强大的手劲使得整根树枝裂成碎片,他轻蔑地盯着这些腐烂的树枝内芯,右手握拳以表战意。

  在他身后,两个黑影从夜晚的树丛中钻出,他警惕地捡起另一根树枝,然后面向这两个黑影以进攻的姿势摆出手中的武器。

  “哥你果然在这里。”

  哥哥有些意外地看着弟弟和父亲的出现,脸上一丝厌恶代替了所有的惊讶。他立刻做出战斗准备的姿势面向弟弟,弟弟的刀锋在月光下反射着暗淡的光辉。他严肃地盯着弟弟,心中一种气愤瞬间溢出,迈向前几步道:

  “和我战斗!”

  弟弟感到哥哥有些不平常,但依然微笑着对冷酷的哥哥说:“哥…”

  弟弟还没说完,哥哥冲向前准备做出攻击,他把握武器的姿势有些不寻常,就如同手中握着巨大的钉子,希望用这种向下刺击的方法来进行攻击。紧接着父亲从树丛中走了出来,未等父亲上前阻止,“唰唰”几声——很必然的动作——弟弟熟练地用手中锋利的剑斩断了哥哥的树枝,脆弱的树枝掉落在地上,有着幼嫩而有韧性的内芯,弟弟又一次用剑指着哥哥,哥哥又一次闭上眼龇牙躲开他的视线,却无法躲开又一次战败的事实。

  “赶紧回家了。”弟弟收起自己的武器,走向前天真地对哥哥说了一句,然后领头朝家里走去。

  “回去吧。”父亲生硬地说道,他冷淡地看着哥哥又一次失败,心中冒出几丝不安。看着弟弟的背影,一种不寻常的感觉初次在心中滋生,父亲见哥哥这样的眼神,于是他走近哥哥道:“过几天我指导下你的各种技巧……”听到这句话,哥哥没有表现出应有的快乐,而是继续漠然地盯着弟弟的,和父亲一起走了回去。

  所有人都离开后,后山的树丛又恢复了宁静,除了一个奇怪的红色灯光,记录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EP 0-3

  第二日早晨,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了家里所有人。

  咚咚咚……

  父亲慌忙地穿上衣服然后打开门,只见两位身穿蓝色军装的军官,神情严肃地站在门口。父亲挠挠脑袋,睡眼惺忪地问道:“紧急任务?”

  没有任何的热情,这两个人漠视着父亲,其中一人拿出张写满文字的纸,可以清晰地看到纸张最上方写着三个令人惊悚的字——“通缉令”。父亲即刻醒悟过来,莫名其妙地看着前来逮捕自己的这两个人,但家中的一个秘密给了他被逮捕的理由。

  “高层怀疑你在未获认可前擅自进行……的制造……”

  话说到此,弟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刚睡醒有些迷糊的他朝门口看去,早晨的阳光照在房门前,如此明媚的早晨却和父亲无奈的表情形成了强烈对比。。

  “高层要求你立刻对此事作出解决,当然如果你坚持保留对的拥有权,高层会对你和所有相关人士做出严肃处理……”

  不明情况的弟弟站在父亲身后,害怕地看着眼前这几位士兵,这两人恐惧的眼神在房间里搜寻着什么,就像猎人正在追捕猎物一般。父亲用右手盖住脸,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息,“所有相关人士”……也就是家里所有人,包括他的妻子和孩子。他无奈地转过身望向哥哥所在的房间,曾经十几年的回忆在眼前快速浮现。两位士兵发现父亲的思想有些动摇,于是继续追击道:

  “当然如果你向高层递交这样的拥有权,高层会减轻处理力度……”

  父亲盯着他们手中的通缉令,对这种“处理”的恐惧完全超越了对权力的乞求,他闭上眼开始权衡所有的选择……


  “把叫出来。”

  父亲突然一句话冒出,他的手指向哥哥的房间,然后用一种极其严肃的眼神盯着弟弟,面对如此认真的父亲,弟弟一时不知所措,而是呆在原地看着父亲焦急的神情。

  “快!把哥哥叫出来!”

  第一次看见父亲如此着急的样子,弟弟瞬间感受到事态的严重,于是他赶紧走向哥哥的房间,在他打开房门之前,房间里的把手转动,哥哥自己走了出来。

  “你们是要带我走吧…”

  哥哥面对那两个陌生人走向前,这两个人仔细观察着哥哥的外表,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只要能让我战胜一切,去哪里都可以。”

  弟弟不解地看着哥哥选择离开,却只能站在父亲身边观望,只见哥哥慢步迈向那两位士兵,直接向门外走去,还没看懂情况的弟弟突然冲向前,向即将离开的哥哥问道:“哥你要去哪里?为什么要和他们走?”

  父亲无法解答弟弟的疑惑,只能站在原地躲避开兄弟两相互交错的视线。哥哥转过头,他那黑发细眉的脸用憎恨的眼神盯着年仅十多岁无法理解一切的弟弟,说出他想躲避又无法躲避的事实:

  “因为,对你们来说,我就是一个错误……”

  目送哥哥的离去,父亲首先走进房间内,走过客厅那唯一一张挂着家里四口人照片的墙,看着照片中有着稀疏胡子的自己,却只能站在照片前,谴责自己的所作所为,谴责自己所犯的罪。弟弟盯着哥哥走上那辆开往军队的车离开了家,他转过头面对父亲,说出刚才一刻做出的决定:

  “爸,我也要到军队中去。


EP 6-6

  指挥部办公桌前,络腮胡子军官触摸着这张有些破损的照片,几丝苦涩塞满心中。

  “一切,都会被宽恕的吧……”

  他用一些简单的话语抚慰了自己,但照片上两个年轻人似乎无时无刻不刺痛他的心,他闭上眼仰起头靠在自己的椅子上,企图忘却曾经做出的一切,眼前突然闪出的屏幕打乱了他的思绪。

  “副司令,第七队剩余部队已经到达。”屏幕上一位士兵对黑衣长官说道,黑衣长官晃晃脑袋使自己清醒,郑重地对屏幕上的士兵说:“传告他们原地待命……”

  说出一声“明白”的答复后,屏幕又一次在他眼前消失,刚才那位士兵出现的地方,正好又和这张照片在一个角度,黑衣军官看着照片上被围在中间的那位年轻男孩,下定了决心坚定地说道:

  “我会补偿曾经的一切…”


EP 6-7

  站在尤瑟指挥部楼道口,眼睛盯着刚才屏幕出现的地方,刚才交谈的过程中,他的手一直握着那面镜子,从他手部的肌肉凹陷可以看出他的愤怒。他将镜子照向自己,对镜子中另一个自己说:

  “公会不认可猎人的成果,而猎人会将公会里的一切当做猎物。”

  尤瑟盘算着自己新的目标,嘴角隐约出现一丝邪恶的笑容。而在他刚走出第一步的时候,最后的一个半掩着的房门处,里面一句女性化的嘲笑声触痛了尤瑟所有的神经——

  “欢迎半成品同志失败而归……”


  尤瑟咬牙切齿地朝房间里看去,那位妖艳女子坐在空旷的房间里,翘着二郎腿侧过脸,手中拿着一本书高雅地读着,她见尤瑟走进了房间,装作很意外道:

  “哟~ 半成品同志居然特地来拜访……”

  尤瑟又一次听见他所讳忌的字眼,一时失去了理智直接冲向前用匕首刺击这位女子,在他匕首即将击中这位她的颈部之前,从女子的肩膀部位伸出几把刀刃,反刺向尤瑟的手臂上。这些刀刃就如同是她身体的一部分,和她的皮肤完美衔接。尤瑟的手被这些刀刃贯穿并固定在距离这位女子几厘米的地方,流出红黑色的血液,这位女子很自然地翻开下一页书阅读着。

  “帕赛西斯……你…”

  尤瑟气愤地盯着这位女子,这位名叫帕赛西斯的妖艳女子丝毫不被眼前的匕首所惊吓,她继续翻看着这本书,同时还阅读书中的内容:“最近有首诗写得很不错,要不我读一段给你听听……”

  尤瑟想奋力挣脱被帕赛西斯控制住的那只手,刀刃刺进他的皮肤,轻微移动就会被划出伤口,他另一只手也伸出匕首向帕赛西斯刺去,在尤瑟刚使出力度的同时,又一把刀刃直接刺穿他的小臂,并将他这只手再次悬空固定住。

  帕赛西斯开始朗读起一首风格很熟悉的诗,尤瑟恶狠地盯着她毫不在乎的眼睛,沾满鲜血的双手却只能被她封锁住。


一面残缺不全而不见面容的围墙

却被一群无知的人无尽地守护

染满鲜血,寄托情感的双手


  帕赛西斯停顿了下,抬起头望着房间的窗户外,完全不顾尤瑟愤怒的视角,在她合上书的一刻将这一段诗阅读完:


不再因为光芒照射而亮灼


  “嘭”的一声,最后一个字读完之时,从她身上皮肤露出的部分突然以爆炸的形态伸出极其多的刀刃,并且完全朝同一个方向刺向尤瑟,被贯穿身体的尤瑟瞪大了眼,咬着牙强忍着痛苦。同时帕赛西斯把所有的刀刃收回,这一下的反向的力度亦令尤瑟捂着伤口退后几步。帕赛西斯的身体完全没有运动,她身上似乎有很多眼睛,自动防御着尤瑟所有的进攻。她自己依然拿着一本被血染红的书,高雅地坐在那儿。

  “真是不懂艺术,诗词可是要静下心来慢慢欣赏……”

  帕赛西斯站起将书放在座位上,然后转过身面对尤瑟,“想被调教的话也要等我把它欣赏完。”

  帕赛西斯露出恶心的微笑,看着被黄色光芒包裹着的尤瑟,尤瑟身上的伤口正在被修复。

  “好像你把它当成你的治疗师……”帕赛西斯观察尤瑟身上的黄色光芒道,“但是它更多的效果被你这个半成品的能力所限制。”

  此刻尤瑟的思绪有些混乱,但是听见那个敏感的词汇他就立刻冲了出去,他手指间伸出数把小型匕首,如爪子一般朝帕赛西斯攻去,帕赛西斯不慌不忙地摆出右手,右手手臂骨骼变为一把刀刃伸尤瑟刺出,尤瑟灵敏地躲开帕赛西斯的攻击,左手匕首将刀刃抵挡住,同时另一只手爪划向她的身体,又一次即将得手的时候,帕赛西斯皮肤处刺出刀刃完美地阻挡下尤瑟的匕首。

  伤口修复后的尤瑟闪开帕赛西斯的攻击,他猛地掷出几把匕首将帕赛西斯的刀刃弹开一小段距离。似乎匕首不太能发挥效果,于是在帕赛西斯继续用刀刃阻挡之时,尤瑟从身后掏出六把短刀,双手指尖各握三把冲向前,帕赛西斯首次严肃地看着尤瑟的攻击方式,之前掷出的匕首刚被挡下,尤瑟就立刻向这个位置放置短刀,这把短刀架住帕赛西斯的刀刃使得其不能移动,在帕赛西斯皮肤上继续冒出刀刃的一刻,尤瑟将另外两把短刀架在另外两个位置,这样就有三把刀形成一个三角框架,他就可以从这个阻挡周围进攻的三角架中刺击帕赛西斯。

  帕赛西斯对这特别的进攻方式有些意外,她头向后倾一些,从身体继续刺出刀刃,由于角度的限制,若想要进攻尤瑟则她的刀刃只能朝几个特定的方向刺出,于是她对准那个三角框攻击尤瑟,尤瑟从框中伸出的手被帕赛西斯的刀刃刺伤,但因为攻击角度问题而只是微小擦伤,黄色光芒瞬间就将伤口成功修复。于是帕赛西斯转变了攻击模式,用这些刀刃横砍向尤瑟,尤瑟将剩下两把短刀竖置在手臂两侧,顺利挡住了进攻,同时尤瑟也继续如法炮制攻击过去。

  帕赛西斯立刻收回刀刃然后朝侧边跃几步,原本有着完美防御的她此刻也选择躲开进攻,她面对尤瑟露出柔和而敌视的眼神,尤瑟也收回了那六把短刀,黄色光芒修复了他所有伤口。

  帕赛西斯执着地盯着尤瑟,瞬间脸上的严肃变成了微笑,虚伪的热情给人一种不好的感受,待所有的刀刃完全收回她的身体里,她触摸着自己衣服上一个破损口道:“你只适合做一个猎人。”

  尤瑟关注于刚才成功突击,他也对帕赛西斯有了自己的战术,他掏出一个手表状器械,向身边挥动道:“既然是训练,没有个区域限制可不好……”尤瑟考虑着限制区域使帕赛西斯无处躲闪,而帕赛西斯似乎也没有注意到这一点,默认道:

“看来越来越有意思了……”

  尤瑟阴险地盯着帕赛西斯,手中一道蓝光亮起,空中出现了熟悉的字符。


Battle Zone Engaged
UrSel VS Passicciss

  一个巨大的限制空间出现在这个房间里,帕赛西斯也做好了一战的准备,尤瑟又拿出两把短刀,使八把刀在所有的手指尖全副武装,准备完毕后快步冲向帕赛西斯:

  “那么——狩猎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