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设定集(大量剧透)
正文列表
留言板
关于作者

相关链接
szhshp的第三边境研究所

小说《人造人间》

第十三章 迷之潜行者:尤瑟

EP 6-5

  尤瑟盯着在他眼前举着枪的泽尔,一种莫大的惊讶令他丧失了原有的轻蔑。

  “没想到普诺斯也会有这样的人类……”尤瑟用手捂住被枪击中的伤口,伤口还在不停的流血,相比之前那个镜子外的尤瑟来说,这个镜子里尤瑟的血液更加浓稠而乌黑。

  泽尔又开了一枪,这一发子弹直接击中了尤瑟的脑袋,一个恐怖的弹孔出现在他脑袋上,不停的流出乌黑的血液。泽尔在轮椅上按下几个按钮,轮椅的钢铁把手接口突然断开,从开口处伸出很多把枪支,跟随着他眼镜的调控对尤瑟不停地射击。


  砰—砰砰砰砰砰————


  扫射的子弹击碎了泽尔房间的窗户,从克利亚头上的草丛中飞过,这一次敌人的突然来袭使克利亚有些紧张,他悄悄探出头查看泽尔房间里的状况,只见一张满是弹痕的脸上一双眼睛和克利亚相互对视着。

  尤瑟身上的伤口被黄色光芒所包裹,他却若无其事一般,侧过身看着窗户外的克利亚说:“猎物原来在这儿啊……”克利亚惊慌地看着这张沾满鲜血的脸,尤瑟那邪恶的笑容令人畏惧,他刚想冲向躲藏在草丛里的克利亚,但是泽尔又一阵枪击使尤瑟疼痛不已。

  “你往哪里看呢?哈哈镜先生?”

  泽尔的一声嘲弄令尤瑟心感气愤,连续不断被子弹射击使他肢体因受伤而减缓了运动,但包裹着他的黄色光芒在慢慢修复他的伤口,尤瑟从他衣服里抽出一把短刀,用手抵御着连续的枪击将这短刀向泽尔掷去,只见泽尔的轮椅很自然地朝一旁移动并躲开攻击,短刀从他面前几厘米处划过,他的眼镜前方的虚拟屏幕上还残留着刚才短刀运动的轨迹数据。

  “新的处理器还不错嘛……”泽尔在他那副黑色框新眼镜边框上按下几个按钮,新的计算数据又一次出现在他身前的屏幕上,相比之前帮克利亚分析的那次,这次的数据显示和运算比之前更快速且更精确。

  尤瑟见状,气愤地将手伸入镜子中,他从镜子里拿出一把形状怪异的枪,泽尔的眼镜屏幕立刻锁定了那把枪,同时控制他轮椅上的武器进行射击,所有的子弹都击向尤瑟握着枪的手,欲将他的武器击落。却见所有的子弹都穿越了这把枪,射在了墙壁上。尤瑟拿起这把似乎没有实体的枪对着泽尔射出一发子弹,就在泽尔躲闪的瞬间,他眼镜的再次分析得出了结果,数据显示这把枪的质量为零。

  “居然只是个幻象…”确定了尤瑟的那把枪的性质后,泽尔将他的轮椅移动到正对尤瑟的方向,令眼镜前屏幕重新锁定尤瑟手中的那面镜子,只要把那面镜子击碎,那么所有的影像都会消失。房间内又发出了连续的枪击声,尤瑟手持镜子站在窗户边,背对窗外的克利亚而面向泽尔,泽尔刚才射出的子弹都被镜子周围的光反射回去,并且很精准地重新射进了相对应的枪管里使之无法继续使用。

  唯独泽尔手枪射出的那发子弹朝他脸部反射过去,幸好他眼镜上的迅速计算控制轮椅自动移动躲开了子弹,但是这枚子弹依然在他脸上划出一道血痕。泽尔沉着地分析眼前的情况,部分计算数据失去了效果,因为眼前的一切已经超越了自然现象,尤瑟的镜子不仅能反射光线,还能够反射子弹等固体。泽尔轮椅上的枪支都不能继续使用,此刻他手上的枪已没有多余的弹药。眼前尤瑟举起他那没有实体的枪对准泽尔说:

  “你也只是第一工程的失败品而已……”

  一声混沉的枪响发出,一枚子弹打向泽尔,泽尔赶紧控制轮椅躲开子弹,乘这个空隙尤瑟转过身用枪射击窗外的克利亚。就在此刻,泽尔轮椅上的枪支突然断下一截,露出了尖锐的刀锋,在他躲开那枚子弹的同时,无数的刀刃朝尤瑟射去,由于未经瞄准有几把刀刃击空,但依然有部分刺向尤瑟。尤瑟用镜子直接去触碰刺来的刀锋,这些刀刃刺入了镜子中,并同时从镜子中同一个角度刺出,在泽尔的无法继续攻击仅能躲闪之时,尤瑟冲向窗户旁举起他的枪,指向窗外草丛中的克利亚。


  砰————


EP 6-6

  一声枪响的同时,猛然从克利亚背后跃出一个黑影,这个黑影用钢铁的拳头一拳击碎玻璃冲入房间,将尤瑟击退并使他的子弹偏射向天空。

  惊恐的克利亚蹲在在窗外看着眼前这个瘦小而强壮的人影,对于这样的身体外形,一种熟悉感瞬间袭来。索德站在克利亚身前,他用带着崭新拳套的手递给克利亚一把剑,在静止的阳光下这个闪耀的拳套显得比以前更加强悍。

  过多的躲藏已经没有意义,克利亚跃进房间到索德身边,他看到普诺斯大门前的人们都一动不动,一种疑惑填满心中。“这是……”

  “这就是军队的阴谋。”索德严肃的表情顷刻间告诉了克利亚所有的一切,克利亚注意到尤瑟背后的第七队字样和右胸牌前被黄色光芒包裹着的编号后,马上清楚了自己的立场,他举起武器对着尤瑟愤怒地问道:“你们军队,到底在计划些什么?”

  尤瑟在这样的严峻时刻还保持着轻蔑的笑容,他用虚弱的手举起那把没有实体的枪对着克利亚道:“过多的失败品影响了完美的进攻……”

  在他开枪之前,索德冲向前再一拳锤向他的手,踩住尤瑟的一只脚,并用拳套上尖锐的钢刺固定住尤瑟握枪的手,此刻克利亚终于行动了,他也用剑斩向尤瑟拿着镜子的另一只手,尤瑟无力的手轻轻松开了那面镜子,镜子掉落在地上砸碎了。克利亚和索德暂时控制住了尤瑟,没有镜子的尤瑟似乎失去了战力,只能虚弱地被索德和克利亚固定在墙上,双手还在不停地流血,克利亚迈向前用手肘顶住尤瑟的脖子又一次叫道:“你们军队还来找我干什么?”

  已经毫无挣扎之力的尤瑟看着克利亚,再一次露出轻蔑的表情。克利亚见尤瑟表情深感不快,他将自己的手更加逼近尤瑟说:“为什么你们也有这些编号?军队在利用我们干什么?为了培养一个怪物吗!?”

  尤瑟抬起他的头防止因克利亚手的压迫而窒息,他带着轻蔑的眼神说道:“高层只对有价值的实验品抱有兴趣,而你就是我们的目标……”克利亚又一次听见“实验品”这个词,一阵不安瞬间袭来,尤瑟发现了他的心理变化,脸上的笑容更加阴险邪恶。

  “没错,你只是一个失败品。”

  克利亚突然觉得思想有些混乱,这一切实在令人无法接受。在克利亚迷茫之时,旁边一个拳头轻打在他肩上,泽尔的这个动作和执着的眼神回答了克利亚所有的疑问。克利亚重新抬起头怒视尤瑟道:“你是在用谎言迷惑我吗!?”

  尤瑟轻蔑的神情从未消失,只见他头部那儿的光线突然有些晃动,就像水波一样,同时,他波动的表情在告诉克利亚他们:“看看你信任的一切变成了什么……”

  “没有了镜子你还能干什么?”泽尔用眼镜屏幕锁定尤瑟,黄色光芒芒包围下尤瑟整个身体都如同影像一般开始波动,整个人如同放在了水中一样,同时泽尔的机械那里显示数字也出现了变化,数据显示尤瑟的质量在胡乱跳动。泽尔一看局势不对,赶紧用他轮椅上的刀刃锁定攻击,但在他轮椅准备完毕的同时,眼镜屏幕上的锁定目标突然消失,只剩下一个剧烈波动且质量为零的尤瑟相貌。

  索德赶紧用他另一只手的拳套击向尤瑟,他将所有的力量都灌注到这个拳头上,只见尤瑟身体那儿变成了一面光滑的镜子,而索德这一拳将镜子击碎,尤瑟的相貌也消失在破碎的镜片中,而这些尤瑟的碎片轻蔑地对克利亚他们说:

  “别忘了,你们一直在这面镜子之中。”


  克利亚看着眼前尤瑟从他们手中逃脱,只得无奈地站在原地,这到底是什么样的能力,能够令人潜行于镜子中。

  正在他们都无法理解的时候,房间里另一面镜子里出现了尤瑟的相貌,尤瑟的再次出现绷紧了所有人的神经,普诺斯组织所有镜子中都出现了尤瑟的影像,每一个尤瑟都在向镜子外面观察什么。

  “虽然目标猎物不是很合作,但我想我意外地发现了另一个猎物。”

  而克利亚他们却束手无策地站在原地,索德首先冲向前一拳打向这面镜子,然而在镜子破碎之前,尤瑟已潜行到另一面镜子中。

  “可恶,那个混蛋跑到哪里去了?”


  不顾外头搜查自己的声音,尤瑟从另一个房间里的镜子走了出来,这个房间中,黛娜坐在桌子前书写着什么,之前的黄色光芒也将黛娜固定住了,看来黛娜是尤瑟刚刚发现的目标。

  “阿尔法,居然会出现在这里……”尤瑟似乎有些惊讶地发现了黛娜,而黛娜却是一动不动地坐在那儿,“高层应该对这个更感兴趣。”

  尤瑟走近黛娜的这一刻,索德和克利亚撞开了门并发现了他,在他们准备冲进房间抓住尤瑟的瞬间,尤瑟拿起另一面镜子对准黛娜,镜子里发出黄色光芒。

  “猎人没有精力了,但是猎物的危险依然存在。”

  待尤瑟话说完,一道黄光猛然变亮,整个普诺斯组织都被刺眼的黄光包围,就像之前普诺斯其他队员被固定住的那一刻一样,索德和克利亚只能闭上眼睛,在眼睛看不见的一刻,他们听到尤瑟说的最后一句话:

  “退兵。”


  被固定多时的普诺斯队员终于可以运动了,他们不解的发现眼前刚才的军队突然消失了,而萨琳站立的位置前只有一点点黄色光芒还闪烁着,所有的士兵和尤瑟本人都在这一道刺眼的黄光里消失了,所有的一切都像没有发生一样,只有索德和克利亚站在黛娜的房间门前,无奈地看着眼前这个“空无一人的房间”。

  “赶快和老大说一声,黛娜被军队带走了……”


EP 6-7

  洛'阿斯塔 军队第二指挥部

  指挥部二楼,黑衣军官坐在宽敞的房间里工作着,办公桌上写满字的文件显示出他的认真和忙碌。在办公桌的玻璃下面,唯一的一张照片在不很清晰的光线下还比较显眼。模糊的光线下大概可以看出照片中有一群人,一个大约十四五岁的年轻男孩站在所有人前面,还有一个几乎没有胡子的中年男子站在孩子边上,像是男孩的亲人,这个孩子似乎是在接受什么庆贺,所有的人都很快乐地围着这位男孩,只有一名身穿蓝色军装,有着细长眉毛的黑发男子带着冰冷的眼神站在一旁。

  黑衣军官停下手中的笔,纸上书写着有关最近发生的事项处理计划,文件标题上有个编号,清晰的“CR-X-”题头在下午那不是很亮的阳光下清晰地显示着。

  “嘀”的一声,军官桌子前方的一个机械上浮出淡蓝色光,在接受了连接请求之后,一个满身血迹的白衣士官相貌出现在屏幕上。尤瑟用手握住他之前被萨琳刺伤的脖子,这个伤口几乎完全愈合,只是还有一条浅色的血痕留在上面。

  黑衣军官看看尤瑟单独一人,没有发现他们需要抓回的目标,轻叹气一声,尤瑟很敏感的发现了长官对他的失望,他的嘴角一斜,心中一丝气愤慢慢激起。尤瑟轻蔑地瞄了他一眼,口中小声道:

  “任务失败。”

  黑衣军官淡然地面对尤瑟道:“你又失败了……”他用淡淡的冷漠眼神望着尤瑟,这样无言的歧视对尤瑟来说更是严重至极。尤瑟稍有愤怒地看着这位长官,他拿起他的镜子准备向长官展示另一个收获。长官用双手十指交叉支撑着他的头抢过话语说:“鉴于你多次失败,高层可能会对你的职位进行处理。”

  尤瑟有些意外地看着长官,对职位进行处理?他们这个第七队的成员根本没有职位来区分,完全没有降职的可能性,那么这个“处理”就将是免职或者是……

  尤瑟心里明白了长官的意思,他更加愤怒地对于这个军队的处理方式,同时将自己手中的镜子收了回来。

  “高层期待你下次的成功……”说完话后,屏幕从尤瑟面前消失,尤瑟的轻蔑的表情深深留在了长官心中。他突然想起另一个有着和尤瑟一样表情的人,他轻抚自己的络腮胡子,低下头看着照片上那个稀疏胡子中年男子身边的蓝衣士兵,这名士兵带着憎恨的表情看着照片中央的那个男孩。

  “一切本罪的源头啊。”络腮胡子长官看着这位蓝衣男子,一些记忆缓缓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