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设定集(大量剧透)
正文列表
留言板
关于作者

相关链接
szhshp的第三边境研究所

小说《人造人间》

第十二章 三重编码:泽尔


EP 6-3

  上午六时,距普诺斯组织西侧五千米处的山坡上。

  那名白衣士官调试着左手上手表状饰物,淡淡的蓝光从那个饰物里发出,他一个人站在山坡上,极短的黑褐色头发随着风轻微晃动着,一双蔑视世界的眼睛遥望着远处普诺斯组织营地。他左手上的淡蓝色光逐渐浮动到身前,在空中出现了透明光膜,光膜屏幕上浮现出一名黑衣军官的影像。

  面对这个屏幕,白衣士官很轻蔑地问了一句:“任务详细?”

  由于清晨光线不是很明亮,无法看清相貌的黑衣军官很执着地说道:“恩,经昨晚间谍机械又一次确认目标,可以确定目标在普诺斯组织中,所以你的任务是找到目标然后带回来。”

  白衣士官没有回答任何话,他闭上双目冷漠的表情表示他已经了解今天的任务。

  “切记带回目标而不能击杀……”黑衣军官补充了一句,沉混的口音似乎对所谓“目标”的幸存极为重视。白衣士官轻微点头,转过身对着初升的太阳,阳光逐渐照射过来,他的衣服背部写着的“T7”发出异常的光芒。

  白衣士官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事情,他傲慢的转过头侧向黑衣军官问道:“这次任务会给我多少?”

  屏幕中冷静的黑衣军官发出一阵冰冷的苦笑,他用手撑住自己的脸有些无奈却还是说:“比你想的还要多。”

  白衣士官露出了邪恶的微笑,他有些发黄的牙齿就像吃下了多少猎物的血肉一样。

  “但是如果你再次失败……”未待长官说完,白衣士官左手一挥,完全不顾职位的差距,随即啰嗦的长官消失在半空中。他从口袋中拿出一面像是化妆用的小镜子,面对镜子中的自己说:“除了任务目标,对于其他人没有限制。”

  镜子不会发出声音,这是所有人都明白的常识,但是这名士官就像听见了什么一样,笑声变得异常尖锐。

  “你一直都很期待杀残……”在早晨寒风的吹拂之下,士官的笑慢慢变成了阴险的面容。士官望着远处的普诺斯,将手中的镜子对着普诺斯说:“那个地方,遍地都是猎物。”

  然后他收回了镜子,转过头轻声说道:

  “准备出战——”

  士官的一声命令,山坡后方发出了众多武器装载子弹的声音,那儿的黑暗慢慢被阳光照亮,数百名士兵在此处待命,他们拿起了枪支武器,准备对普诺斯发起进攻。

  这名士官侧过身,不用正眼地朝身后的士兵属下看去。

  “哼,一个人就能完成的事情,非要带这么多废物一样的士兵。”

  战斗即将开始,士兵们盯着——他们的敌人——远方的普洛斯营地,共同无奈地面对着人类自己相互争斗,然而在士官手上的镜子中,另一个被黄色光芒包裹着的生物,等待着欣赏这样的自相残杀。


EP 6-4

  阳光照进克利亚房间里,一切物品整洁地摆放着,毕竟他原来是名士兵,这样的行为习惯还保持着。今天克利亚起床时间却不像平时那么早,昨晚在市中心玩到了很晚。他穿起那件新的淡蓝色衣服,习惯性地站在房间内镜子前面,看着镜子中自己的相貌。来到普诺斯已有很多天了,这里相比训练基地没有了那些枯燥无味的训练,生活变得更有意义。

  克利亚对着镜子伸出拳头,和镜中的自己说:“把军队的阴谋翻出来!”镜子内外的笑容给人以莫大的鼓励,克利亚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曾经对自己生命造成威胁的军队,一定会被克利亚和普诺斯他们推翻。

  走出房间,远处的训练场里数名队员们在训练,普诺斯队员们近战能力如此出色,使得克利亚在原地饶有兴致地欣赏着。曾经和他过招的淡黄色头发男子在和另一位队员对战,他依然徒手和对手的长剑交锋,娴熟的身体技巧使得他能够轻易地阻挡或躲过进攻。

  他的对手跃上前刺出一剑,淡黄色头发男子直接用手架住敌人的剑,移开刀锋然后一掌拍在对方的胸腔上。他的速度比之前要快很多,看来和克利亚对战后也下了一番功夫。攻击奏效后,他以极快的速度蹲在剑的侧边下方,从半腰处出掌朝向敌人握剑的手击去。此时敌人收回剑,用另一只手按住剑柄,使剑锋利的一头对着冲来的这位淡黄色头发男子,当然他也没有直接撞上去,而是左脚向前一踏减缓前冲的速度,在别人未反应过来之时,他上半身继续向前倾斜,双手就像有磁性一样绕过剑锋追击上来。

  敌人见这位男子攻击速度之快难以躲开,于是将自己身体靠上去承受这位男子的掌击,一个富有力量的手掌击打在他的左肩上,忍住疼痛他继续拿起剑准备攻击,然而在即将一剑击倒淡黄色头发男子的时候,男子又一掌击在他的剑上,背上的疼痛加上手中剑的晃动,对手的武器掉落在了地上。

  这位队员和当初克利亚一样很快就败下阵来,他轻叹一口气,微笑地对淡黄色头发男子的技艺表示赞赏,淡黄色头发男子拍拍他的肩膀道:“下次继续努力啊…”

  说着,另一名士兵也走向前邀请淡黄色头发一同训练,这名士兵的武器是把匕首,他握着武器的手显得强壮有力。“来练一场吧,谁输了中午请吃饭!”

  淡黄色头发男子微笑地迎战,周围热闹的人群都站到一旁,他们两个在战斗的地方站好后,另一名队员走到他们中间,然后大声宣布:

  “那么,战斗开始——”


  砰——————


  紧接着一句战斗开始的宣告,在这名队员身后响起一声枪击,不过不是普诺斯队员开的枪,也没有打在任何人身上,而是门外一位白衣男子带着众多士兵,站在门口朝天上开了一枪。

  “看来这里很热闹啊!杀几个人会安静一点吗?”

-------------------

  这位白衣军官轻蔑地看着训练的两名队员,他们都因为突然的枪击而停止了准备动作。

  远处的克利亚也发现了这些人,他赶紧躲到墙壁后头,防止被他们发现。“军队!?他们怎么会来这儿?”

  这名白衣士官将手中的枪指向那位淡黄色头发男子,这位男子盯着他的枪,在同一角度他看见了这名士官白色衣服的胸牌上面用蓝色波浪写着他的名字——UrSel

  士官尤瑟不用正眼轻蔑地看着淡黄色头发男子,冷冰冰的说:“把你们主管找来,我们认为你们组织有窝藏罪犯的嫌疑。”

  淡黄色头发男子很疑惑地看看其他队员,普诺斯组织虽然帮助过一部分被军队通缉的人,但他们毕竟是个人道医疗组织,理论上和军队没有正面的过节与冲突。这么多年来军队都没有找上门,今天却突然来搜寻犯人。

  从军队看不见的那面墙壁另一侧,萨琳和泽尔从另一个房间里走了出来,她示意泽尔把克利亚藏起来然后走了出去。

  “居然这么快就找上门了……”

  泽尔赶紧推着轮椅领克利亚到普诺斯后门躲在草丛中,普诺斯后面这一侧的山区地形使得这个地方很难被发现,克利亚不解地问泽尔道:“发生什么事了?”

  泽尔没有回话,而是转过轮椅直接走回到房间里,克利亚有些焦急,又一次轻声问道:“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泽尔停下了向前运动的轮椅,用右手推了推自己新换的黑色边框眼镜。“应该是军队来找你小子的时候了。”说完后,他继续推着轮椅往房间内走去。

  克利亚突然了解了什么,只得静下心躲在草丛中,心中的危机感越发加深。


  泽尔从阻挡军队视线的这面墙后走了出来,墙后方就是他和克利亚的卧室,还有通往后门的秘密出口,军队似乎也注意到了泽尔的出现,因此对那面墙背后的几个房间有些怀疑。

  “普诺斯只是个民建医疗组织,没有什么你要找的嫌犯。”

  萨琳带着尖锐的语气走向前,回应了这位士官的搜寻请求,士官尤瑟见主管的态度如此强硬,于是拿出了他自己的办法。尤瑟将左手手表状饰物横置于空中,蓝光之下一张熟悉的相貌出现在这个屏幕之上。

  “这是……”淡黄色头发男子惊讶地看着屏幕上的相貌——克利亚胸牌前挂着CR-X-0080的编号穿着淡蓝色军装出现在屏幕上。在一部分普诺斯队员的惊讶之下,萨琳和泽尔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事情的发生,他们淡然地看着屏幕上作为嫌犯的克利亚,心中一个相同的想法从心中冒出。

  “我们组织从没见过这个人,请你们军队详细调查后排除普诺斯的窝藏嫌疑。”

  萨琳冰冷的面孔说出了和事实完全相反的话语,普诺斯队员们也都惊讶地看着萨琳如此的决定,迅速地交换眼神后,所有的普诺斯成员都坚定了这一个说法。

  士官尤瑟轻蔑地对萨琳露出笑容,似乎今天的战斗不能避免了,他带着令人畏惧的笑容说:“普诺斯的强大和团结是军队里人人皆知的,但是你们队员见到这位嫌犯的第一反应,完全表现出普诺斯的重大嫌疑……”

  “所以,我们需要对普诺斯进行搜查。”尤瑟依然带着虚伪的笑,这样的表情给人以不好的感觉。

  萨琳那种和外表一样的强硬在瞬间表现出来,她有些恶狠地对尤瑟说:“如果我们…不同意呢?”

  萨琳的话语刚说完,所有在场的普诺斯队员都拿起了武器,准备抵抗军队的进攻。士官尤瑟对萨琳的反抗有一点点惊讶,但是他脸上的虚伪仍未消失。

  他转过身背对萨琳他们,向那些全副武装的士兵群中走回去。“真心领教过普诺斯的强大…我们军队绝对不会伤害无辜的人,当然我们也不会放过有嫌疑的人。”他似乎是决定退兵,等之后调查了再去别处搜查,他假笑着走进士兵群中,“既然他们不愿意合作,我们也不能强求他们,那么我们所有的士兵……”

  尤瑟脸上轻蔑的笑容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难见的严肃和冷漠,在所有人都以为他想说出退兵二字的时候,从他口中轻轻的说出了最高命令————

  “进攻。”


  房间内立刻传出了刀剑接触和枪支射击的声音,躲在草丛中的克利亚有些担忧前门发生的事情,他探出头发现自己在泽尔房间窗户外,他朝泽尔房间里望去,透过开着的房门可以看见普诺斯前门,虽然有一部分视线被墙壁阻挡,但依然可以看见一个屏幕上显示着自己的照片,克利亚赶紧缩回身子,只能烦闷地暂时躲起来,先让普诺斯队员们撑一下子。

  “军队他们……”克利亚心感不妥这样普诺斯把他藏起来,本来他出去和军队走就可以防止这一次战斗,而现在却……

  克利亚鼓起勇气站了起来准备自己走出去,这时泽尔推着轮椅来到这个房间门前挡住军队的视线,他转过身侧目对克利亚示意他不要出来。

  一名士兵发现了异样,突然冲向泽尔,这时普诺斯队员直接一剑刺向这位士兵,这名士兵受伤瘫软在地上。尤瑟身边的兵都冲了上来,萨琳也拿起他的匕首阻止他们的进攻,淡黄色头发男子挥舞起他的手掌穿梭于敌人队伍当中,这双有力的手不停地将敌方士兵击晕。其中一名普诺斯成员拿起一把巨剑,这把剑似乎可以切开任何物体,在军队士兵退后一步开始用枪射击的同时,巨大的剑向子弹横挥去,毫无战力的子弹被巨剑及其迅速的挥舞阻挡在普诺斯队伍之外。

  又一名队员拿起锯齿刀刃腾跃而出,他的刀刃在敌人队伍中的地面上快速切割出一个十字后退回到队伍中,另一名队员拿起匕首掷向那个十字,在军队密集的人群间,一阵巨大的爆炸声想起,火光之下,众多军队士兵被烧着。前锋的一部分士兵基本全灭,士官尤瑟在说出进攻命令之后,一直背对萨琳他们站着,似乎在藐视普诺斯队员的战斗能力。

  萨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现到普诺斯队伍前方,手中的匕首如同闪电一般迅速刺向尤瑟,随着尤瑟一声命令,一队士兵举起枪支射击踏向前进攻萨琳和其他普诺斯队员。萨琳沉着地观察这些人的射击方向,她只能向后退几步,在队员中那把巨剑的阻挡下,萨琳冲锋失败但安全地退回到普诺斯队伍中。

  士兵只是执行长官的命令,如果击杀长官就可以阻挡他们。萨琳和一些队员的视线瞄准了士官尤瑟,从战斗开始就背对他们的尤瑟似乎完全没有防备,击杀他当然是首选。

  战斗后伤亡的敌方士兵退回到他们的队伍中,又一队新的士兵站向前方和普诺斯他们战斗。普诺斯队员相互靠拢,他们手中的武器依然紧握着,他们的战斗技艺使得之前的战斗没有造成任何伤亡。敌方士兵又拿起枪支射击,这次子弹的数量变得更多,无数的子弹射向他们,队伍中跃出三四名队员,他们每个人各将十几把长剑刺在地上后迅速退了回来,所有的普诺斯成员都蹲下身子聚在一起,这些刺在地上的剑又一次完美的阻挡下了军队的进攻。

  待这一队士兵子弹用完后调整队伍时,萨琳再一次拿起她的匕首冲向敌阵,那位淡黄色头发男子和其他普诺斯队员也拿起刺在地上的剑奔跑过去,弹药用尽还没来得及重装弹药的那些士兵慌忙了起来,进攻脚步完全乱了,淡黄色头发男子滚动到他们的脚下,和其他队员一起对敌人士兵的脚一阵痛击。

  直接向前攻击的萨琳以极快的速度冲向尤瑟,半蹲着身体将手中匕首向尤瑟刺去,慌乱中重新组队后的士兵中打出一发子弹正好击在萨琳的匕首上,使得她的匕首掉在地上弹了几下落到远处。敌人队伍中又一发子弹击在萨琳右手手臂上,一阵疼痛感瞬间袭来,萨琳看着依然背对他们毫不行动的士官尤瑟,感觉这样的胜利就在眼前,却差一点才能抓到。正在萨琳感到有些遗憾之时,淡黄色头发男子向萨琳掷来一把剑。萨琳跃起,不顾又一发擦过她的腹部,用另一只手抓住了剑然后架在了士官尤瑟的脖子上。

  那些士兵们见状都停止了攻击,受伤了的普诺斯队员都在这时退到队伍后方,萨琳拿着剑伸向尤瑟,尤瑟还是背对普诺斯他们站着,面对自己身边的刀刃,脸上没有任何的惧怕。

  “命令他们退兵!”萨琳强硬地对尤瑟叫道,看上去她十分气愤。

  尤瑟闭上双目发出一声冷笑,对着他带来的士兵说:“你们这些士兵真是沉不住气,都说了不能强求他们……”

  士兵们见状却无计可施,被萨琳用剑架着脖子的尤瑟轻蔑地斜眼看着萨琳的剑,脸上还保持着虚伪的笑容。

  “命令他们退兵!!!”萨琳加大了她的语调,如同尖叫般地话语传到每个敌人士兵的耳中,他们都向后退了一步,只有尤瑟依然悠闲地用右手拿出镜子照照自己的脸。萨琳见尤瑟拿出一面奇怪的镜子,她将剑更加贴近尤瑟的脖子,一条血丝从尤瑟颈部流出。

  “赶快命令他们立刻退兵————”

  萨琳又一次尖叫几乎使大地震动,所有的敌人又一次退了回去,除了那个拿着镜子悠然自得的士官尤瑟。

  “你们实在是太没用了,连这些人都解决不了……”尤瑟手中的镜子上开始聚集黄色光芒,萨琳注意到这面镜子的不寻常,于是将剑从他脖子上抽出一小段距离,然后用力刺了下去。一泼血溅到萨琳衣服上,面对士官的死亡,那些士兵也束手无策,只是呆呆的看着一把剑刺穿了尤瑟的脖子,举起武器不知如何是好。

  受重伤的尤瑟口吐鲜血,几点血液流到镜子上,他用镜子对着自己那写着“UrSel”的胸牌,同时镜子上沾血的部分在不停地发着黄色光芒,萨琳这时才觉得事态出现了变化,她试着收回剑然后退回去,但是尤瑟一把抓住萨琳的手臂,同时用已受重伤的喉咙沙哑地说出一句话:

  “你会…找到…那个世界的自己……”


  刺眼的黄光从他的镜子中射出,这道光使所有的人闭上眼睛,同时普诺斯组织楼房内所有的镜子都发出了一样的光芒,不知所措的克利亚将身子完全伏在草丛中,但是这样刺眼的光芒依然射进了树丛之中,世间的一切似乎都被这样的光照亮。

  光慢慢暗了下来,在光芒完全被收入尤瑟的镜子中之后,身上满是鲜血的尤瑟抬起刚才因为受伤而无力的头,带着欣赏的眼神地看着眼前静止的人们。在黄光照射之后,尤瑟拿着镜子的右手变成了左手,他左胸前的胸牌也出现在右胸前,就像在镜子面前照射的镜像一样,但是曾经胸牌上的UrSel变了字样,变成了一个被黑色线条围绕着似曾相识的编号——US-X-0440

  “多美妙的世界……”尤瑟抽出刚才萨琳刺进他脖子的剑,一道黄光开始包围他的伤口,伤口处的皮肤被慢慢填平,黄光中伸出一只只沾血的小手,其中一只手扎进他的脖子中,然后在这新形成的伤口处又出现了一张大嘴,这张嘴开始吸收伤口处的光芒,然后闭上嘴后伤口自动愈合了。

  所有的士兵,所有的普诺斯队员,都保持着他们的动作固定在空中,萨琳原来受伤的右手变为了左手,手臂上滴下的血液居然还固定在空中,所有的人都如同电影定格般停留在那儿,只有尤瑟悠闲地行走于这些雕塑般的人之间。

  “在这个世界,除了作为目标的猎物之外,还有一种特殊的人会保留原始形态……”

  尤瑟边走边解释着这个特别世界里的定理,但是他发现似乎没有人在听,他轻蔑地对镜子中那个“脖子上还插着一把剑的自己”冷笑一声,“普诺斯也不会有这样的人类……”

  尤瑟走进普诺斯大门,首先到泽尔的房间里,克利亚就在房间另一头窗户外的草丛中,他作为猎物,在草地里依然能够运动,他对突然的安静感到奇怪,尤瑟从这个房间根本看不到草丛中有个黑影,他悠闲地经过一动不动的泽尔然后走进他的房间,尤瑟环顾了下泽尔的房间,发现房间内只有普诺斯近来的征战数据,而没有什么值得搜的东西。

  “一堆废物,和那些实验品一样没用的废物。”

  尤瑟拿起泽尔的数据开始撕起来,在这一堆全是数据的文件里还藏着一张写满文字的纸,上面涂涂改改写着泽尔那本来要拿给克利亚鉴赏的诗文,而且最后几句还没写完。

  “什么垃圾题目……叫《战泪》?”尤瑟轻蔑地抓起泽尔的诗读了起来——


在这战火与硝烟交错之处

轻风等待着吹向孤独


  读完前两句,尤瑟发出一声厌恶而轻蔑的笑声,把这张纸撕碎了扔在地上,并朝上面踩了几脚。

“废物,都是未完成的废物!!!”

尤瑟的叫骂声在这个安静的世界里清晰明了,他轻蔑地看了一眼这些资料,眼神中满是对残杀的渴望。然而在他转身准备离开这个安静的房间时,却听身边房门那儿传来了另一个人继续朗读诗文的声音:


在这曲径无尾而不见尽头的小路

却见一切被凌乱的炮轰轻抚


  尤瑟清楚地听着这个静止的世界中发出的朗读声,他极力转过头寻找是谁进入了这个世界,却只见一个乌黑短发男子手握枪对着自己按下扳机。

  砰————

  一发子弹击中了尤瑟的背部,这种特殊的强力子弹甚至将地面的沙尘都掀起了,他被这些沙尘遮住了视线,所有的灰尘都落下之时,尤瑟清楚的看见——在门口——泽尔拿着手枪坐在轮椅上,随着又一声扳机的叩响,泽尔对被黄光包裹着的尤瑟说:


  “这次,我想我应该…对你和这个世界说——好久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