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设定集(大量剧透)
正文列表
留言板
关于作者

相关链接
szhshp的第三边境研究所

小说《人造人间》

第十章 归来

EP 0-C-1

  在房间中的一个培养基前,同一名白大褂站在那儿,他盯着自己这个特别的作品,房间里只有这一个机械,这个培养基中装的是墨绿色液体,和之前的培养基稍有不同,似乎这次的实验只需要一次就足够了。白大褂经历了曾经失败的一切,对于这次的实验品他很有信心。

  “什么破损的组织体,什么逃跑的试验品…第一第二工程的缺陷太严重了。”白大褂手上包着纱布,似乎是被什么玻璃之类的尖锐物刺伤,“那些都是失败品,只有你才是最完美的。”

  白大褂看着培养基中的生物,各种生命迹象保持完好,这个生物在培养基中缓慢呼吸着。白大褂骄傲地观望着手中曾经的实验报告,这是军队的一种新的实验,曾经那些需要9999个实验品共同测试的实验都没有意义,只有眼前的这一个完美实验品才是成功的。

  “我创造的完美品,我来给你定义一个完美的名字……”白大褂突发灵感地想起还没有给这个唯一的实验品取个名字。他从一旁的工作台上面拿起笔,工作台非常的凌乱,只有一个日历和一些烧杯试管等实验素材。

  “既然从我手中诞生,那么…”既然是创造者,他觉得可以在实验品的名字中留一些自己的存在感,或许可以让它和自己有相同的首字母?白大褂思索着,在报告单的空白处写下一些候选名字。

  白大褂身后的培养基中,培养基底部,一道黄色光慢慢聚集起来,然后包裹在这个生物身上,随着黄色光芒越积越多,这个人形物体的外表逐渐显现出来。

  “不如取名Possil?恩,好像有个士兵叫这名字,要不就Pocis…”白大褂在纸上写下一堆名字,觉得有些难以抉择。白大褂没有发现,身后的培养基里生物正在慢慢苏醒。

  这个生物缓缓睁开眼睛,墨绿色的映衬下,它的眼睛的深黄色特别明显。这些淡黄色光芒聚集在它的腹部,从它腹部隆起一部分皮肤,而且这部分皮肤慢慢伸长。

  “Possis?Poros?Pascar?有点像普诺斯的名称……”

  培养基中生物隆起的皮肤变成了尖锐的刀刃,这把刀刃轻轻地刺进了培养基的玻璃中,一些培养液从裂缝处流出滴在地面上,在白大褂身后,培养基中的一把刀刃在玻璃面上划出一个可供穿越的门。

  “不如叫Passer……帕瑟尔,恩就这个不错……”

  滴答——培养基内流出的一声水滴击打声结束了白大褂的思考,白大褂拿着自己最后的选择,然后转过身。

  突然,无数把刀刃刺入白大褂身上,白大褂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个挡住光线的黑影身上伸出的刀刃,仍然湿润的皮肤上还沾有墨绿色的培养液,这个划破培养基走出来的实验品身上又一次伸出无数刀刃,向白大褂身体每一个部位刺了进去。白大褂的喉咙被刺穿之前,他还用沙哑的声音说:“你的名字…叫——”

  这个完美的实验品微微张开嘴,他恐怖的脸面对着白大褂,用尚不成熟的语言对白大褂说出了它自己决定的名字:

  “Pa-ssic-ciss……”


  在这个实验品收回它的刀刃之时,白大褂身上的血溅到了实验室各个角落,在沾满血液的工作台上,阴暗的日历显示着这个实验品诞生的时间——


2月7日

EP 5-4

  正午的光照阴影里,这个黑影走了出来,这是位打扮妖艳的女子,她的着装令人感觉过于放纵,甚至完全不可能是军队里的服装。从克利亚的视角处,可以清晰看见她极少的红色衣服上写着一个怪异的字符——T7。  

  克利亚和队友们都握紧手中的武器,这个女子貌似和之前的士兵大有不同。这个女子探出画着浓妆的头,直接向克利亚走去,口中还说道:“原来是另一段分支啊…也算是好久不见了…”

  克利亚对她所说的话感到疑惑,这个女子他从未谋面,但是她却说好久不见……正在所有人疑惑之时,这个女子手里凭空出现一把很短的刀刃,刺向克利亚的身体。克利亚谨慎躲闪后跃一步躲开刺击,普诺斯其他队员也将手中的剑指向这个女子,这个女子高雅地把手中的刀放在他的胸口,这把刀甚至没有把手,她就这样抓着刀锋,而刀锋却没有在她手上划出伤痕。他们惊讶地看到,尖锐的刀慢慢潜入到她的皮肤中,她胸口处的皮肤把刀吞了下去。

  “恩,你们这样的问候可真不礼貌。”在所有人无法相信这把刀陷入女子皮肤的时候,她转过身,邪恶的笑容布满脸上,“没想到新的工程实验品居然落到这地步。”

  “你是谁,你和‘以前的我’有什么关系?”克利亚急切于知道自己的前身,而不顾危险走上前去,身后队员也贴近克利亚,防止这个女妖婆伤害他。这个女子在房间中慢步行走,似乎想让克利亚他们放松警惕,她阴险地对克利亚笑着,并且口中也说着些令人难懂的话:“过多的疑问只会惹来危险,相比你来说我更成功些,因为制造我的时候它就已经与我融为一体了。”

  更成功?制造?它?融为一体?克利亚不解地看着这个女子,她妖艳的行为令克利亚难以靠近。“只是它被我利用得非常完美。”这个女子又一次站在克利亚面前,用双眼盯着他,“毕竟我只是第三工程……”

  眼前的这个女子突然消失,即刻闪现在克利亚和其他队员身后,她又一次握起刀刃刺向克利亚道:

  “和你有点像罢了——”

  克利亚和其他队员立刻散开,这个女子的刀空刺在地上,一道很轻微的黄色光飘浮在刀刃上。克利亚看着这种似曾相识的光芒,更觉得迷茫的看着这个女子,这个女子手的皮肤上伸出一把刀刃,刀刃的末端完全深入到她皮层中,就这样刀刃和她的皮肤结合得非常完美。

  站在左边的队员首先拿出剑刺击这位女子,她左手向队员挥动,她的手指突然断下一截伸出另一把刀刃,然后飞往了这位队员身上,另一方向的普诺斯成员也冲向前出剑砍向她,这位女子左手肘部向后撞击,从她肘部皮肤中再次刺出一把尖刀,径直击打在普诺斯成员的身上。

  索德冲上前,一拳抡在女子手中刀刃上,他眼神凝重地盯着这位妖艳女子道:“军队越来越疯狂了…已经第三工程了吗?”

  未待索德说完,这个女子手臂皮肤处伸出较长的刀刃迅速地刺向索德的嘴边,几滴血液从他的嘴边的伤口处流了下来,索德收回拳头,并将另一只手拳击向这些刀刃,金属接触的瞬间发出无数混乱的撞击声,只见索德带着拳套手的血滴在地上,从这位妖艳女子的手中,刺出无数的刀刃,有部分刀刃陷入了索德拳套的空隙中,将他坚硬的拳套刺裂了。

  这位女子看着索德,露出迷人但阴险的笑容:“你就是中将替代品啊,居然制造得如此失败…不过我们需要的不是你……”她身上刺出的刀刃还在慢慢延长,其中一把刀即将刺向索德的脑袋。

  克利亚一跃而出并斩下那把击向索德的刀,他站在索德前面面对这个女子质问道:“你说清楚——我以前到底是谁,什么叫做制造…”克利亚回想起在训练基地里看见5915的处境,开始思考自己的从前,“为什么我没有以前的记忆,你是否认识以前的我?”


  这位女子向两侧伸出双手,闭上双目道:“你去问问它就知道了……”她的双手皮肤向外隆起,鼓起的皮肤上出现一根根尖锐的刀锋,并且向四周外不停地延展,其中一把尖刀划过克利亚的皮肤上,一阵痛感带着鲜血从手臂流出。克利亚刚准备拿起剑冲上前用武力问出些什么信息,但索德阻止了他。

  “我们部队暂时不能战胜军队的这个人,而且这个人不是任务的目标,我们先退回去再说……”索德用带着血的手抓住克利亚后向外拖,克利亚很不情愿的放弃了这个可以询问自己过去的机会,暂时和索德他们退了回去,普诺斯其他队员在后头阻挡这个女子的攻击,在这个妖艳女子的乱刀刺击下,擅长近战的普诺斯还是有一两名队员被击杀。索德一边奔跑一边拿起那个微小机械。“泽尔!泽尔!听得见吗?”微小机械发出“嘶嘶”的声音,刚才那个女子在混乱中的攻击优先破坏了索德和克利亚身上的这个机械。

  “看来军队比我们准备得更充分啊……可恶!”索德和剩余队员继续向后撤去,整个敌方基地的外壳完全破损,伸出了许多刀刃并且无限的延长向克利亚他们的部队,其中几名部队被刀刃捕捉到遭到攻击,减缓了撤退速度,随后更多的刀刃刺向他们,又有更多队员被击伤。克利亚焦急地看着身后变长的刀刃,脚步还在往回奔跑,索德突然转过身用另一只拳头打向刀刃,从刀刃的断裂处又伸出三把刀刃,其中一把直接刺向索德。

  五六枚炮弹从塞克特他们驻扎处射向敌军基地,只见炮弹爆炸的灰尘后方,那些刀刃完全断在地上,还有些被碎石压成弯曲状。炮弹飞来处,塞克特普所尔他们举着枪站在那儿。

  “他妈的怎么这么慢……”

  塞克特重新把机枪装上子弹,然后对着敌方基地再次射击。

  “我就不信那个女妖婆还能活着。”普所尔再度进攻, 又一发特殊的子弹飞出,在敌人那儿发生爆炸。

  莫莉在一旁帮他们装配弹药,另一边也拿起狙击枪辅助进攻。“对于那些没有我漂亮的雌性动物,我一律选择忽视。”

  随着塞克特他们的进攻,索德和克利亚还有其他队员都回到了安全地区。普所尔见那些基本都受伤但人数没有减少很多的普诺斯队员,讽刺道:“没想到普诺斯也会伤成这样。”

  索德和克利亚没有回话,只是淡淡地笑了笑,以最大的生命幸存为原则的任务,虽然不是很顺利,但也算基本完成了,敌方的基地完全被打成废墟,还有那个女妖婆也被埋在了废墟之下。

  毫无预料地,莫莉又一次举起手中的狙击枪,笔直的对准克利亚,她的脸上有一种似假似真的敌对感:“真的不怕我放进子弹吗?”

  看着莫莉的面孔,克利亚也不做阻挡微笑道:“当然。”

  就为这个细节,莫莉脸上的表情瞬间变成了迷人的笑容。克利亚他们整理装备准备回营地,塞克特把本来要送给索德的拳头打在了克利亚身上,怪力的拳头击还是给他带来了一些痛感。“你他妈的比我还强……”

  克利亚和索德准备离开了,这时莫莉叫住了克利亚,他回过头,看着衣服上满是伤痕的塞克特他们,一种欣然溢在脸上。

  “下一次见面,也许吧……”

  随着克利亚慢慢走远,莫莉的一句话留在了他的耳边,在克利亚离去的背影下,莫莉伸出手触摸着她的狙击枪。枪里面,一发子弹安然地放在那儿……


  静置在地上沾着血的敌方基地碎片,在下午的阳光下闪耀着不一般的光辉。待所有人都退回去后,这里的寂静给人带来无言的战火气息,所有的一切都非常安静,除了废墟中那一丁点切割的声响……

  截断在地上的刀刃自动站立了起来,划过废墟墙壁聚在一个地方,被众多楼房碎石阻挡的最深处,一道淡黄色光慢慢向外发散,所有的刀刃都刺在了光亮的中心,然后坚硬的刀刃慢慢软化,变成皮肤一样柔软,刀刃幻化成黄色光芒,刚才那位妖艳的女子出现在光芒聚集处。

  她怕去身上残余的灰尘,弯下腰准备拿起一位士兵手上的手表状饰物,这位士兵失去生命的双手瘫软在地上,牵引着这个发出信号声的手表状饰物。这位女子弯下腰,拉着士兵的手臂放在她的胸口,只见潜入她胸口的这只手完全被她皮肤伸出的刀刃切割成带血的丝状肉块,然后轻松地拿起了这个手表状饰物,然后再上面按下几个按钮,一道蓝光从这个饰物中发出,同时她向蓝光前的屏幕上那个人说道:

  “通知副司令,发现目标。”

EP 5-5

  傍晚,泽尔拿着没有信号的机械在普诺斯组织门口等待,他焦急的眼神表现出他的紧张,身边其他士兵也很担忧克利亚这一支部队的命运,黛娜走向前抓住泽尔轮椅背后的扶手,同样焦急地等待着。

  “萨琳没有来吗?”泽尔问黛娜说。

  黛娜有些担忧道:“萨琳姐姐说她还有很多事要忙。”

  泽尔感到略有些愤愤不平。“明明是老大她把那小子派去的,居然不担心那小子的安危,毕竟这一次战斗花的时间太长了,而且前线的联络完全中断,这还是第一次发生这种事……”泽尔的声音慢慢变小,夜幕的降临使得他心中一种恐怖的想法更加强烈。黛娜不停地交换握着轮椅的手,急切的思绪使得她失去了以往的美貌,在黑夜的阴影下,她的秀发显得有些凌乱,脸也失去了往平日的色彩。

  所有人焦急地盯着通往战区的那一条路,一个瘦小黑影的出现使得队伍沸腾起来,周围的黑暗不能掩盖胜利的喜悦。归来的普诺斯队员们被抬起欢呼,这一次长时间的等待换来的是更大的欢乐。泽尔带着微笑叹一口气,坐着轮椅到克利亚身边:“你们让我有一点点的着急,”然后一拳头打在他身上,“只有一点点…”

  克利亚看出了泽尔的感受,只是微笑没有说更多的话。队员们和索德谈论起今天的战事,队伍里开始热闹起来。

  泽尔背后的楼房上方,萨琳一直盯着楼下热闹的场面,冷酷的表情下露出极浅的微笑。

  所有的人都发出开怀的笑声,克利亚悄悄离开了队伍,他略有些失落地离开了这欢乐的气氛,黛娜盯着克利亚憔悴的身影直到他慢步走进楼房。

  今天遇到的事有些不寻常,那个妖艳女子身上的字符是…第七队,这个部队和军队的那个组织有什么关系吗,这个人身上为什么会有那样的变化,难道她也是军队阴谋中的重要人员?军队阴谋…到底……

  克利亚思索着今天发生的事,一些疑问注满了脑中。他低着头在楼房内走着,一些不能接受的结论使他皱起眉头。这时,萨琳恰好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萨琳姐…”克利亚叫住了她,但是突如而来的失落使得克利亚忘却了应该说的话,萨琳依然用一种冷酷的眼神盯着他,只是这种眼神克利亚早已习惯,“恩,我…我们…胜利了……”

  萨琳简单地点点头,然后继续朝外走,她的脚步稍变慢了一些,她明显发现了克利亚没有说出真正想说的话,而是简单的敷衍过去。这时索德也进入了楼房内,他带着严肃的表情靠近萨琳的耳朵说了些什么。

  萨琳忽感有些惊讶,随即她一贯的冰冷快速掩盖了这不一般的表情,她转过头向刚刚走进房间的克利亚望去,似乎有一阵危机感包围着他们。

“看来你和军队的关系还很复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