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设定集(大量剧透)
正文列表
留言板
关于作者

相关链接
szhshp的第三边境研究所

小说《人造人间》

第六章 普诺斯医疗组织

EP 0-B-1


Cells Forming               ...Completed
Gene Importing              ...Completed
Neural Connecting           ...Completed
Body Restructuring          ...Completed

  一名身穿白大褂的实验员站在第9998号培养基之前,观察着实验的进度。这个巨大的房间中有9999个培养基,每个培养基中都有一团人形物体,而这些肌体都在蓝绿色液体中安静地沉睡着,白大褂看着自己手里的报告,前9998个实验品全部写着成功的字样,他的嘴角露出一丝愉悦的神色,然后慢慢走向最后一个培养基。

  白大褂依然在欣赏着,他走到最后一个培养基前,编号9999的培养基中,这个人形物体似乎有些不同,他的身体比其他的要瘦一些,并且他的左腿部正在冒出鲜红的血色。当白大褂靠近培养基控制台的时候,眼神瞬间变得极其严肃,他看到屏幕上写着令人费解的几行字——


Cells Forming           ...Failed
Gene Importing          ...Completed
Neural Connecting       ...Completed
Body Restructuring      ...15.3%

  白大褂眼神尖锐地看着这一切,感到有些不正常,理当在第一阶段就中止的失败品居然进行到了最后的阶段,他走回到培养基的控制台前,在机器上按下几个按钮,但是似乎没有任何作用,培养基中的鲜红色越来越明显,并且把整个人形物体都包裹了进去。

  白大褂慌张地控制着,对应编号9999的控制器似乎完全失灵,就在他控制的时候,培养基玻璃面上出现了一张恐怖的嘴,白大褂害怕地看着这个培养基,这张嘴露出一排沾满血的尖牙,直接叩击在培养基玻璃面上。

  “哐”的一声培养基的玻璃突然炸开,飞跃的玻璃刺入白大褂身上,他下意识用手护住脸部,几篇碎片依然刺入了他的手臂,紧接着一股如同爆炸一般的冲击力直接往他身体袭来,在一阵眩晕之下,白大褂倒在了地上,而他手中的报告则掉落在了培养基流出的液体中,蓝绿色液体将报告单浸湿,挡住了一些字符,在阴暗的灯光下依然可以看到纸上写着这些实验品的名称——


**t E*P:“LZ-X”
R**l Na**:***rll Leo
Q****i**:9*99

EP 4-3

  克利亚看着走向前这位淡黄色头发男子,年龄也和他差不多,他和那些曾经一起训练的队友相比,体质没什么差别,大概可以和克利亚打个平局。克利亚试了试刚才被索德“修好”的手臂,似乎练一场没什么问题,于是他接受了一同训练的邀请。

  组织里的人们似乎都是训练近战,因为训练器材中都是些刀剑类近战武器,克利亚挑选了一把很普通的剑,而这位男子却赤手空拳,就连个拳套都没有。克利亚见他的轻视,一股战斗的热血流入心中。

  两个人站好位置,然后另一位男子伸出左手,他也有个如同长官那个手表状饰品一样的机械,他左手一挥,熟悉的字符出现在空中。


Battle Zone Engaged

  “战斗开始!”

  克利亚首先冲向前,直接一剑刺出,令人意外的见这位男子直接用手拄着剑柄横着推开,他以及其精准的手法把克利亚的剑挥向一旁,然后伸出手掌拍向他。克利亚右移一步躲开攻击,将武器横置砍向这位男子,男子借助克利亚挥的力度用手按着剑柄,倒立腾跃到空中。

  克利亚惊讶于这位男子身体的轻盈,他将剑快速收回,男子手指在运动的剑上一弹,很细微的一点相触星光浮现,简单的触击却在另一个方向产生强大的力度,推着克利亚的剑倒按了回去,克利亚被剑柄顶到腹部,由于挥剑手的角度不佳无法立刻继续攻击,于是他把左手也按在剑上,一同刺出。

  在一旁观看的泽尔伸出左手在他的镜框按下几个键,镜框在虚拟的屏幕上放大,然后变成个窗户样子的透明屏幕,屏幕上显示克利亚每次攻击的角度和动作轨迹,这一切都被泽尔记录着。泽尔看着屏幕右方计算出的各种数据,带着些侥幸的眼神看着克利亚。“这小子还行哦,一般人第一次和他的赤拳对战都是完败的,不过…还是会很快就会输了…”

  克利亚刺出剑,这位男子直接用双手相合接住他的剑尖,就将剑固定在掌间,同时,他那两个大拇指在刀刃侧面上划着什么。克利亚试着旋转剑柄,将剑刃的方向对着男子的手,男子其中一只手抓着剑尖,然后另一只手一拳打向刀锋。“咔嚓”一声,克利亚的剑断了一半,而断下来的一半被男子玩弄于掌间。克利亚见自己处于下风,于是施出更大的力砍向男子,男子用双手架起一半刀刃抵挡住进攻,然后松开另一只手在克利亚余留一半剑上拍了下去。

  在一阵混乱之下,克利亚的剑被完全击飞,而这位男子握着着一半剑刃对着克利亚的头。


Battle Zone Limiter Removed

  如此之快的战斗,令克利亚感到有些兴奋,不过眼前这个人的战术和身体的技法都很令人称道,这个男子把短剑交给克利亚。

  “承让了。”他很有礼节地向克利亚说了句后,和其他人训练去了。

  泽尔走到克利亚身边,把自己的分析报告显示给他看:“刚刚那位擅长的是身体运动技法,而你却用蛮力对抗他,这样你的每一次进攻都让他有机可趁,不过你也可以这样……如此这般……”克利亚听着泽尔的分析,他的句句解析都很有道理,在原来训练基地里根本不会有这样的分析,而在这样的组织里战斗技能的提高指日可待。在这个组织里可以提高自己,然后揭发军队的阴谋,而且现在在基地外头还有可能了解自己的身世,所以加入组织的确不错。泽尔说完了分析且看出了他的想法,毕竟一个刚刚来到训练基地外的人还不了解这个外面的世界。

  “恩克利亚,不如今天我带你参观一下组织。”克利亚点头表示认可,如此了解组织性质的机会不能错过。于是克利亚帮泽尔推着他的轮椅从这个组织最外头开始参观。

  “组织名叫普诺斯,是当年黛娜父亲建立了这个组织,原本是个服务军队的医疗组织,但是黛娜父亲发现了军队在进行这什么恐怖的事情,而且对所有人的生命有极大的威胁,所以他让黛娜逃了出来。”克利亚听泽尔说着,对这一点表示深有体会,“军队为了防止事情败露杀害了他,于是整个组织就交给反对军队的萨琳来管理,由于我们这个组织经常性地治疗帮助反抗政府的人,因此军队将我们视为眼中钉。”

  “所以,如果你想反抗或者推翻这个政府的话,我们会为你提供帮助。”克利亚看着貌似残缺左脚的泽尔,对这个组织在心中默默留下了个不错的印象。

  他们来到组织的入口,从这儿开始泽尔向克利亚介绍组织里的一切。这个组织不是很大,不过看上去有大半个训练基地里的操场那样的面积,不把房子算在内的话,可以容纳几千人同时训练。其中一栋楼用作住宿和分配工作,萨琳在这儿管理组织,组织成员在接受萨琳的调配,然后进行些实际任务。另外一个主要的房子就用来治疗服务,黛娜在这儿执行治疗事务,各种各样的人都会来这接受治疗。

  克利亚从这个房子的窗户看进去,黛娜正在为一位孩子的腿清洗伤口,这位幼童大概是摔跤擦伤之类的问题。克利亚在窗外看着她,她完全没有因为克利亚而妨碍工作,她用棉签蘸些药物涂在孩子的腿上,同时叮嘱孩子要小心。克利亚盯着她看,脸上还会时不时冒出红点,泽尔在一旁扯着克利亚,带着他向下一栋房子走去。待克利亚离开后,房子内黛娜朝窗外看去,看着他的背影,浅浅的微笑从脸上浮现。

  “这儿是组织里部队接受任务的地方。”泽尔带领克利亚走到另一个房子,从大门处往房间里看,有几个组织成员在那儿交谈着,萨琳也在这一群人之中,他们似乎是在讨论下一个任务,大概是说哪个起义组织需要帮助,待萨琳将他们完全分配好后,这一群人整装出发了,其中一位就是之前和克利亚训练的男子,这名男子经过克利亚身边,微笑着对他说:“如果你决定加入组织了,下一次的任务就由你来带队吧。”克利亚看着这个队伍,三四名治疗队员,一名后勤,还有就是这位防卫工作的队员。这个组织是非营业性组织,需要人民的募捐来维持运作,而这样的医疗组织在除军队外各个地段都是很受欢迎的,由于组织的非营业性,供养这些防卫队员就是个大问题,部分组织成员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而离开了,所以克利亚的加入可以帮助组织减轻些许负担。

  克利亚点点头,他目送这个队伍走出大门,感觉这些人的身影令人佩服,至少他们在这个世界有所作为。

  “也许,加入这个组织是最好的选择了。”

  这时,组织大门跑来一队人,这样的慌张表示他们是急救队的人,他们推着一辆移动病床往黛娜那栋房子跑去,病床上有一位身着淡蓝色军装的中年男子,他呼吸急促,被单覆盖着的身体似乎受了很多伤。泽尔看见这一位中年男子,被通缉的反政府武装队员之一,他们就是从军队中脱离然后反抗军队的人。组织里所有人都忙碌着,为了救命没有一个人抱怨这位中年男子的来属,而是尽己所能救活他。

  见这些急救队员远去,泽尔默念道:“就是因为我们组织经常救助这样的人,才会和军队成为名义上的对手。”他的眼神中透露出一点无奈,“战争,终究会有人落泪的啊……”泽尔闭上眼,似乎想起了自己的过去。克利亚在旁边安静看着他,他年轻的脸上略显沧桑。

“恩,我带你看看下个地方……”

EP 4-4

  傍晚,救助室里,众人围着刚刚被抬进来的中年男子,他的军装被撕裂了大半,黛娜用针管对他进行输液,几点血倒流在注射管中,黛娜似乎不为这样的血而感恐惧。众人各司其职,急救工作进行得有条不紊。


  “总体状况?”

  “外伤导致机体各方面循环受阻。”

  “基因变化活性?”

  “百分之三十五。”


  黛娜抽出针管,戴起医学手套,接下来该是她的工作了。“逆破坏基因试剂介入开始。”

  身边机器运作起来,这位病人的面部瞬时变得苍白,似乎心脏供血出现了障碍。“介入停止。”身边的救助队员都慌了神,感觉眼前这个人变得更加有生命危险,只有黛娜依然冷静地在病人身上又一次扎下针管,随着针管中液体的减少,病人脸上慢慢出现了正常的颜色。

  “介入再次开始。”病人又一次处于异常状态,黛娜小心地调节注射速度,在多次的重复后,最重要的一步成功了,病人的呼吸变为正常水平,各项数值也变为正常状态。黛娜拿下头上的帽子,一头秀美的黑色中发发出闪亮的光泽。

  待所有的工作完成之后,这位中年男子缓慢睁开眼睛,他喘了几口气,然后急促且有些虚弱地说:

  “叫你们……主管…过来……重要的事…”

身边一位救助人员立刻跑了出去,似乎对这个人的话非常重视。这位中年男子侧过头,看着黛娜道:“你是…查瑟尔的…又是你救了我啊…”

黛娜没有回话,她微笑着点点头,就像对自己熟悉的人一样。这位中年男子轻微伸出手,又因为过度的虚弱放了下来,他对黛娜说:

  “我说过的…我一定会帮你和你父亲…”

  嘭——隆重的开门声盖过了他的声音,萨琳重重地打开门闯了进来。

  “怎么又是你,你们组织的活动似乎有些太频繁了。”

  她走到这位病人身旁,冷酷地盯着他,“有什么重要的事?是不是前线军队又需要帮助了?”

  中年男子沉住气道:“103地区…我们的部队和政府军对战…队员受伤…战斗部队不足……所以……”

  “——所以希望我们派增援。”萨琳接过他的话语,那股不情愿的神色完全表现在她那冷酷的脸上。

  “你必须了解我们这个组织的主要目的是治疗,而不是专供增援参战。”萨琳毫不留情说出这个组织的处境,冰冷的语言削减了别人反驳的力度。

  “我们组织最后一支战斗队伍已经派出执行其他任务,并且我也不能离开此处,而剩余的人员不够组成一支队伍……”萨琳转过身,盯着后窗外的夕阳,握住自己脖子上的饰物,露出一种悲伤的神色。

  “而且,每一场战斗…会有更多的人死去。”萨琳依然板着脸,直接向门外走去,一阵风把门吹关上了,萨琳停在关着的门前,转过身道:“除非你们能够提供一名领队……”

  萨琳闭上双目,不愿回想曾经的战斗,那样的战斗让她失去了很多,特别是某个人……萨琳打开门,门口在夕阳的阴影下站着一个黑影,这个黑影用浑厚的声音说:

  “我决定加入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