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设定集(大量剧透)
正文列表
留言板
关于作者

相关链接
szhshp的第三边境研究所

小说《人造人间》

第五章 Reβirth

EP 0-2-1

  傍晚,略带温暖的夕阳照在一户人家的院子里。

  院子里,两把剑锋相接,相互抵制着,对抗两边是两位年幼的孩子,年龄大概十二到十四岁。两人在院子里对战,训练自己的战斗技术。

  年龄较小的一位孩子首先收回剑,然后向另一位孩子左脚刺去。看上去是兄长的这位男孩后退一步,踩在石头上,利用石头稳住脚并且用剑弹回攻击。弟弟的几次进攻在地面上划出了两条痕迹,然后向上挥舞准备砍向哥哥,哥哥左脚横踢弟弟的剑,乘着剑撇开的一刻间,哥哥的武器换个方向,右手手臂抓着剑柄向下刺去,弟弟将武器刺在地上,支撑着他的身体反弹回来,使得哥哥的攻击刺空了。

  一位长着稀疏胡子的男子坐在二楼,看上去他还比较年轻,像是这两位男孩的父亲。他认真地看着弟弟的姿势,每一招每一式都认真寻找优缺点。哥哥又一次举起剑,和弟弟相互抵制着。

  两个人对着剑柄发着力,弟弟首先发话道:“哥啊,你越来越不行咯。”

  哥哥没有回话,只是有点气愤地看着弟弟,相互抵制的剑尖慢慢地滑向了弟弟的剑柄,接下就很可能会被弹开,他只得挥开剑,用正常的姿势再度冲向前。

  “当”的一声,眨眼间哥哥的剑被弟弟弹飞,切断了几根树枝然后哐当地掉在地上,哥哥看着自己被击飞的剑,然后看看用剑指着自己的弟弟,用一种厌恶的眼神转开自己的头盯着地面。

  “我又赢啦!”相比弟弟的快乐,哥哥捡起自己的武器,气愤地盯着弟弟和忽视自己的父亲。父亲拿起茶杯,饮下略带苦涩的茶,两人的战斗从早开始一直持续到傍晚,而在所有的战斗中哥哥战胜的次数几乎为零。

  “爸!我又胜利了……”弟弟首先跑了上来,边奔跑边欢呼着,毕竟这是第一次全胜的一天,父亲看着自己孩子的成长,无疑会有一种欢乐,他再看看楼下的哥哥,哥哥盯着自己被弹飞的剑背对他们。

  “爸!你看我这样肯定会变成个厉害的士兵吧!”父亲点点头,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拿起茶杯准备畅饮一口,同时眼睛瞄向二楼的墙壁,墙壁上挂着很多照片,都是两兄弟战斗时的照片,哥哥经常用反手握剑,用这种姿势握住武器时,刀锋会从小指的一侧伸出,而不像正常的姿势用大拇指食指间的合谷来把握。也许就是因为这种错误的姿势而败给弟弟。照片中弟弟从来都带着笑脸,而哥哥的表情却有些冰冷。

  父亲叫住弟弟,本想和他说说今天战斗时招式的一些问题,但他突然犹豫了一番,心想也许应该和哥哥聊一些这种话题了,年轻的弟弟完全没有感受到,父亲对自己的关怀完全超越了对哥哥的,也许这就是哥哥整天愁眉苦脸的原因。父亲走到窗台前看了看,然后眼神突然凝重的跑了下去,弟弟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他走到窗台前,看着下面的院子,那把剑刺在院子中央,但是人却不见了。

  “恩?哥哥去哪儿了?”

EP 4-1

  “……”

  “快……叫急救队……”

  “……”

  “看样子他是从悬崖上掉下来的,而且伤得不轻,不过还有生命迹象……”

  “他的心脏中枪了……”

  “……”

  “……”

  “还好击中心脏的是训练用子弹还有救……”

  “……”

  “应该能救得活,我试试吧……”

  …………


  不知过了多久,0080睁开眼,他躺在一张很干净的床上,天花板一个很明亮的电灯照在床上,0080努力一番让自己坐起来,不料一阵疼痛的感觉从心脏袭来,他强忍着这一切,坐在床上环顾着周围的一切。

  “我好像被谁救了……”0080发现房间里有另一个人,这个人坐在轮椅上在一个机械前操作着什么。他见0080已经醒来,于是推着轮椅来到0080身旁。这是一位年轻的男子,年龄和0080差不多,他那乌黑的短发和浓眉搭配得很特别,戴着一副蓝色镜框的眼镜,他的左腿用布盖着,可能是残疾的原因而坐在轮椅上,他向0080伸出手。

  “你好,我叫泽尔·里奥。”

  看着这位热情的男孩,0080也伸出手向他问好,刚伸出右手,一阵痛觉传入脑中,使得他的手瘫软了下来。泽尔见他的虚弱,也把自己的手收了回来。“你还需要好好休息一下才行。”

  “对了,你的名字是?”泽尔问道。0080看着自己的标牌,这个标牌丝毫没有被血沾到,还很清楚地写着他的编号0080,不过他还是刻意挡住自己的标号,防止别人知道自己的身份。

  “我的编号是……”0080犹豫了一下,回想到最近发生的种种事情,于是对自己的身份感到迷茫,他唯一能熟记的就是特殊训练基地五楼那儿写着的自己的真实名字。

  “我叫克利亚·科隆维尔。”

  克利亚发现泽尔另一只手上还拿着张纸,上面用很正楷的字书写着什么,克利亚询问道纸上的文字。

  “哦,你说这个啊,这是我写的一段不着调的诗。”泽尔举起这张纸准备向克利亚朗诵,“那我给你读读看,这首诗的名字叫做……”

  突然跑进房间的一个黑影打断了泽尔的朗诵,这个黑影快速地打开门然后冲向克利亚,待克利亚刚刚回过神来,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抓住他的肩膀让他好好躺下。“哎…你的伤还没有好,不能起来啊…”

  呆了的泽尔如同见到怪物般地看着这位女孩闯了进来,无语地盯着他们。这位女孩坐在克利亚身边检查他的伤口,克利亚这时第一次见到活的女孩子,热血突然激起,完全地聚集在脸上。这位女孩见克利亚通红的脸,顿时感到有点害羞,她掩饰着自己的微笑跑了出去,泽尔在一旁偷偷看着他们,表现出一种极其搞笑的神色。克利亚依然脸红地看着泽尔问道:

  “刚刚那位是……”

  泽尔跑到克利亚身边,有些嫉妒轻轻地握着他的手,搞得克利亚无比疼痛。

  “你小子,我追她那么久,她和你第一次见面就……”克利亚听泽尔这么说,自己也觉得无奈,回想起自己的生命中还没有这样母性的关怀,就连自己的母亲……克利亚尝试回想自己的母亲,却发现自已只有有关训练的记忆,其他的记忆都是空白。

  那位女孩躲在门外,脸上依然保留着红晕,她透过门缝又朝里面看了几眼,然后悄悄离开了。

  “她是我们这儿的医师,黛娜·依拉法,可是她把你救过来的。”泽尔一句话打断了克利亚的思路,他看看自己的伤口,全身都是弹痕,心脏部位的凹痕最明显。泽尔看见他心脏处地伤痕,似乎很庆幸地对他说:

  “你小子真幸运啊,全身都中弹了,只有击中心脏的是训练用子弹,不过要是再中几发就有危险了。”

  克利亚回想当时和军队的战斗,射中自己心脏的人只有长官桑尼,这么说那些士兵用的是真枪,而桑尼用的是训练用子弹。对于军队阴谋的败露,长官有完全的理由把克利亚杀掉,但是他用的却是……

  泽尔坐回到那个机械前,继续自己的操作。

  “要不是组织里的人发现了你,还不知道你小子现在会在哪儿呢!“

  组织?克利亚疑惑地看着泽尔,泽尔明白他的疑问于是解释道:“我们这是个医疗组织,为底层民众提供理疗帮助。”泽尔又转向克利亚,“但是我们的行为和军队有着某种利益冲突,所以我们需要自己的部队来保护组织。”

  克利亚想起军队那样的阴谋,就觉得这个组织的正义性值得认可。这时,另一个人闯进房间,她的步伐较为稳重。这位年龄稍大的女士冷酷地盯着克利亚,如同亚马逊人般的外表在她黑色的制服上给人一种磅礴的气势。这位女士保持着冰冷的眼神靠近克利亚看着他,然后问道:“你就是那个掉下悬崖的士兵?”

  她的语气冰冷又刚硬,面对这样的气势,克利亚不知如何回答:“啊……是我……”

  这位女士仔细看看他受的伤。“可以猜到你和军队有着某种矛盾,就你这样…在这种军队统治的环境下根本没有立足之地。”克利亚躲开她的视线,对她这种精辟的分析感到有点无法接受,“不过如果你想以反抗军队的原则加入我们组织,我会代表组织表示欢迎。”她伸出一只满是刀疤的右手带着冰冷的笑容表示她的邀请。

  “我是组织的主管,萨琳·凯斯特。当然如果你确定要加入组织了,可以随时和我交谈。”说完后,她带着那样冷酷的表情走了出去。

  泽尔推着轮椅走到克利亚身边。“她可是我们这的头儿,听说她家族里有谁在军队里进行着什么对人们造成危险的事,所以她对军队比较反感,要不是你和军队有矛盾,她一定会把作为士兵的你杀了……”泽尔说着萨琳的过去,克利亚仔细听着,希望了解这个组织。

  泽尔身后的机械发出一声“嘟”的信号,泽尔刚好向克利亚说完了有关组织的一切,他推着轮椅回到自己原来的位置,他关闭了机械,似乎完成了今天的工作,然后推着轮椅向门口走去。

  “算了,这首诗下次再给你看看。时候也不早了,好好休息一下,如果你有兴趣地话今后可以和我聊聊哲学的话题……”克利亚看看窗外已经漆黑一片,只是房间内亮着灯。他点点头,然后躺了下去,泽尔关掉灯收起他的诗,推着轮椅走了出去,克利亚侧过头盯着泽尔的行径,在泽尔关闭了走廊的灯之前,克利亚看见了墙上写着的组织名字——


Organization Proth

EP 4-2

  夜晚,一道黄光包围着克利亚,在他的心脏部位聚集,然后慢慢地灌入心脏,只见他心脏部位的之前的轻微伤口渐被填平,变成正常的样子。黄光中伸出一只只沾血的小手,在不停地安抚着他的心脏,只见其中一只手突然扎入他的心脏,然后所有的手都挤了进去,他心脏处渐渐张开一条竖着的伤痕,从伤痕的两侧露出了尖锐的牙齿,这个伤痕张开它的大嘴,把克利亚整个身体都吸了进去……


  克利亚突然醒来……又是个梦,比起之前那个有关孩子出生的梦这个梦恐怖的多。窗外的阳光照穿越窗帘照进房间内,克利亚看看自己心脏部位,依然有个凹痕,而没有梦中那样的嘴。

  克利亚安抚下心情,抚摸着自己胸部的伤口。

  “凭长官的精确射击明明可以杀死我,为什么他……”昨晚克利亚不停着思考军队的性质,考虑着是否加入这个组织,他回想着战斗时的一切,当时和变异后的4910对战的那一瞬间仍然历历在目。他的短刀和敌人的爪子抵抗时,他依然记得那时发出的武器相撞的响声。


  当————


  门外传来一阵武器相接的声音,不知是谁拉上了窗帘,使得克利亚不能看见外面。克利亚搀扶着身体站立起,一夜的休息使得自己的机能恢复得还不错,他试着挥舞了下手臂,只听见“咔哒”一声轻响。

  “啊啊啊…我的手啊啊啊啊啊……”克利亚扶着墙,还是坚持着站了起来,虽然外表恢复的不错,貌似自己的肢体还是有些内伤,他扶着墙壁,打开门走了出去。

  在这个巨大的操场上,一位身体瘦小的男子和萨琳在战斗,这位男子看脸面貌像是二三十岁,但是那样瘦小的身体顶多只有十几岁。


  当——


  又是一声击打声,只见这位男子带着冷静的表情用手直接挡下了萨琳的匕首,他的手居然像金属一般可以和那匕首相对抗,待克利亚仔细观看这位男子的手,才发现他的双手有着一副带着钉子的铁质手套,这样的力度和他瘦小的身体很不协调。

  这位男子后退一步,然后右手直接出拳击向萨琳,克利亚见萨琳处于危险之中,准备立刻起身帮助她,身边伸出一只黝黑的手,一旁轮椅上的泽尔阻止了克利亚的出击。克利亚不解地看着眼前的对打,萨琳以自己精巧的肢体运动向左躲过了这位男子的进攻,男子另一只手挥舞向萨琳的肩膀,萨琳也向这位男子刺出匕首。

  “哎—”克利亚见两人的即将伤到对方,伸出手想阻止他们,泽尔又一次拦住了他,克利亚看看轮椅上的泽尔,泽尔的迷之微笑向克利亚解释了一切。他们在即将击中对方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而手里的武器仅和对手身体相差几厘米。

  “训练中止——”泽尔宣布道,同时空中出现了训练结束的字符:


Battle Zone Limiter Removed

  克利亚才发现,原来两个人在战斗区域之中,这两人收起自己的武器,然后走到泽尔和克利亚身边。

  “索德,我看这新拳套适配度似乎不太好……”泽尔对这位名叫索德的男子说道。

  这个叫索德的瘦小男子露出怪异的微笑,用一种沉混的声音回答:“嗨,总是要稍花点时间去适应一下新武器。”索德走到克利亚身边,神情严肃地看着他:“你就是那个天上掉下的……”

  泽尔看着他俩的谈话,无奈地笑了笑,他对索德的热情抱着绝对的放心。克利亚一听他的问题,实在找不到什么好的词语来回答:“哦…是我……”索德冲向前握住克利亚的手臂,刚刚放好的手臂又发出一次“咔哒”声。

  “啊啊啊……我的手啊啊啊啊啊……”克利亚如同受伤的小鼠,他用另一只手托起瘫软的手臂,口中还在不停地发表内心感受。索德认真地看了看他的手臂,无奈地说:“嗯,身骨子不行哦。现在军队完全是在演习,根本没上过真正的战场。”他又一次握起克利亚的手臂,又是“咔哒”一声……

  “啊————”不顾克利亚的叫声,索德把他的手臂放回原处,克利亚突然感觉到这一次并没有痛感,而是脱臼的手恰好安回到原处,克利亚挥动回到原位的手,对索德的医疗术感到佩服。

  “恩,找时间和我说说军队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啊。”索德露出自己那瘦小的手臂,上面的肌肉还是突起得很清楚。索德对克利亚露出生硬的笑,然后向克利亚身后走去,走向他自己的房间。萨琳冷漠地看看克利亚,克利亚看上去恢复的不错,她问道:“决定加入组织了吗?”

  克利亚犹豫了下,露出思考的神色。“我还是再考虑一段时间。”

  “恩,当然…如果你想参与训练的话,可以任意使用我们这儿的训练设施。”克利亚点点头,接受萨琳的邀请。萨琳也向索德同一个方向走去,她转过身道,“待会会有很多组织里的人来这儿训练,你可以和他们认识一下。”

  克利亚问身边泽尔:“这个组织有多大规模?”

  “总人数是蛮多的,多是和你一样与军队有过节的人,像黛娜原本是军队的一部分,她父亲以生命为代价把她带了出来并建立了这个组织……”克利亚回想昨天见到黛娜时的热血沸腾,终究觉得有些害羞,不过这样可爱的女孩居然有这么悲惨的过去。

  泽尔有些嫉妒地凑到克利亚耳边说:“早上太阳刚亮起时,别人黛娜为了让你休息好,还把你的窗帘拉上了!”

  克利亚一听这话,脸上又出现了一抹红晕。在他身后房间窗户边,黛娜偷偷看着克利亚露出了笑容。

  这时身后房间中走出几名组织成员,他们个个拿着武器准备来这儿训练。其中一位淡黄色头发男子首先走出,热情又不失礼节地向克利亚发出邀请。

  “嘿,那个新来的——有兴趣和我们练练吗?”